她懷孕七個月,卻在自己的婚床上抓姦丈夫與小三。直到簽下離婚協議,一場陰謀,才漸漸浮出水面 | 故事小說 | 追讀

第1章: 二十四孝好老公

喬莫晚拿著七個月的B超單從醫院走出來,遠遠地看到了老公的車。

程澤宇從車內下來,距離很遠,就過來迎了上來,攬著喬莫晚的腰向車邊走,“公司裡有點急事兒才下班,讓你一個人來產檢,老婆,對不起。”

喬莫晚低眉順眼的笑著,撫著自己凸起的肚子,脣角向上勾起,心裡滿滿的都是甜蜜。

“那你準備怎麼補償我?”

程澤宇百依百順地說:“老婆大人說了算。”

拉開副駕駛坐上去,卻不料……車後還坐著人。

一箇中年女人,燙著捲髮,臉上化著妝。

程澤宇繞過車頭上了車,看見喬莫晚眼中的詫異,解釋道:“這是我媽一個遠房親戚羅阿姨,來城裡找工作,正好你快生了,家裡沒人照顧,我工作又忙,剛好能照顧照顧你,我媽那邊過不來,你爸媽又……”

說到這兒,程澤宇及時的止住了話。

喬莫晚也沒說什麼,請丈夫親戚做保姆的這件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

這樣過了兩天,程澤宇找來的這個羅阿姨又帶來一個孕婦進來。

“這是我女兒,想要在這邊借住一段時間,我想太太您正好也是懷孕了……”

喬莫晚聽的皺眉,這是什麼邏輯。

羅阿姨說的一臉的可憐,“我丈夫走得早,我女兒找了個男朋友又是個渣,把我女兒的肚子給搞大了就不見人影了,現在都五個月大了,要打掉孩子就要引產……我女兒捨不得啊,一個人在家,我也不放心……”

“那也不行。”

喬莫晚本來就不喜歡家裡住進來外人,不到不得已的時候,都絕對不會請鐘點工。

現在一個保姆在家裡已經影響到她和丈夫的兩人世界,她也就忍了,現在連女兒也給叫過來,這分明是把她家當成是自己家了。

可能是孕期的問題,所以喬莫晚態度很堅決。

“你女兒遇見渣男我也覺得同情,我可以出錢給你女兒在附近租房子……而且,我建議你女兒打掉孩子,留著孩子對一個二十多歲的姑娘是拖累,除非她準備跟那個渣男死磕到底。”

程澤宇勸了她兩句,見沒什麼效果,就朝著羅阿姨使了一個眼色,撫著喬莫晚的肩膀,“好,你說不準,那就不讓她住。”

這個晚上,喬莫晚的閨蜜姜一雅從國外回來,打電話給她,讓她去她家裡住一段時間。

喬莫晚和姜一雅是從小玩到大的閨蜜,鐵打的發小,當晚,喬莫晚就讓程澤宇送她去了姜一雅的家。

程澤宇扶著喬莫晚下車,攬著她的腰,低頭吻在她的額頭上。

姜一雅靠在門口,看著喬莫晚,“看看你夫妻倆情深的,我都羨慕嫉妒恨了。”

離開家兩天,程澤宇每晚都會打電話過來,噓寒問暖,簡直是二十四孝好老公的典範。

喬莫晚掛斷程澤宇的電話,忽然想到之前想要送給姜一雅的生日項鍊忘記拿了。

“那就不要了,反正我生日都過了。”

“不要怎麼行,我都買了,不送給你我也不喜歡戴,”喬莫晚說著,就已經起身,“我回去拿。”

姜一雅拿她沒辦法,“我開車。”

東華公寓樓下,姜一雅停了車,在車裡跟異地戀的男朋友煲電話粥,喬莫晚進去拿項鍊。

一進門,就聞到了撲鼻的濃濃的雞湯味道,不禁皺了皺眉,現在她這個孕婦都不在家,只有程澤宇一個人,還煲湯……給誰喝?

喬莫晚直接上了二樓,徑直走到臥室。

房門是虛掩著的,還沒推開門,就聽見裡面激烈的喘息呻吟聲!

“快……再快點……”

“鬆點,我都快被你榨乾了……”

“不要、不要……”

“不要?不要停吧,乖,我這就給你。”

男人的聲音熟悉的很。

喬莫晚的手開始抖,卻還是推開了門。

外面走廊上的燈光,可以將黑暗的臥室照亮。

就看見床上兩個白花花的身體體,男下女上的姿勢,激烈的交纏著。

躺在床上露出一臉欲仙欲死的表情的,赫然就是她的丈夫!

而坐在他身上的女人,就是前幾天保姆帶過來的那個……孕婦!

兩人忘我的交纏著,口中說著激烈的話,程澤宇在女人的臀部拍了兩下,聲音顯得淫靡,刺耳!

“啊!”

羅玉紅端著雞湯走上來,一眼就看見門口站著的一個身影,嚇了一跳,手中的碗一下就摔在了地上,瞬間就摔的粉碎。

這聲音驚動了房間裡纏綿的兩人,擡頭看過來,一眼就看見在門口站著的人。

程澤宇一下慌了神,“莫晚,你、你怎麼回來了?”

他急忙推開身上的女人,一把撈起被子遮蓋住兩人還交纏著的某處,在脫身出來的時候,臉上甚至出現了高潮的表情。

這讓喬莫晚感到噁心!

程澤宇披上襯衫,就急忙想要過來拉喬莫晚。

“晚晚,不是你想的這樣……”

喬莫晚冷冷的後退一步,抽回手,“不是什麼樣?”

“你懷孕都七個月了,你也知道男人都有正常的生理需求,也需要排解一下自己的慾望……”

“呵,”喬莫晚冷笑了一聲,“所以,你就上一個懷了五個月身孕的女人?程澤宇,你真他媽讓我噁心!”

程澤宇臉上浮現出難堪,就在這時,身後躺在床上的女人直起身來,“我懷的是澤宇的孩子!”

喬莫晚一下睜大了眼睛,腦中一片空白。

怪不得,前些天非要給她找保姆,保姆又要帶著懷了孕的女兒住到家裡來,甚至……還編造了一個悽慘的情感故事!

羅玉紅一把拉住了喬莫晚,“喬小姐,我們開誠佈公的談一談。”

喬莫晚眯起眼睛看面前的中年婦女。

開誠佈公這種詞兒都用上了,呵。

其實,第一眼看她就覺得不對勁了,一個從鄉下來的村婦,怎麼可能又是燙頭髮又是化妝?

五分鐘之後,程澤宇和那個懷著五個月身孕的女人從樓梯上下來,女人腳下踩空了,哎呀一聲,程澤宇急忙伸手去扶她,眼神之中流露出關切,“露露,怎麼樣?”


第2章: 小三養胎

羅露露含羞帶怯的搖了搖頭,“沒有,就是……腰有點酸。”

在座的都是成年人,只要是經人事的,又怎麼會不明白,羅露露口中說的“腰痠”是什麼意思!

喬莫晚的指甲扣進掌心裡,疼痛絲絲入扣,才給自己勉強找回了一絲冷靜。

她將眼底的溼意逼回心裡,倔強的擡頭,看向面前這樣一對母女,“你想要跟我談什麼?”

羅玉紅端過來一個托盤,放了幾杯水,依次放在桌上,才坐了下來,“讓我女兒在這裡養胎。”

喬莫晚冷笑了一聲:“做夢吧!”

羅露露聲音悲切地撲過來:“莫晚姐姐,我一直都很喜歡你,我……我願意將我的孩子生出來送給你撫養,只求你……不要趕我出去。”

“你臉大麼?”喬莫晚猛然甩開羅露露,“想要孩子我不會自己生麼?”

羅露露哭的聲淚俱下,程澤宇心疼的拍著她的背。

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浴袍,帶子在腰間鬆鬆的繫著,露出脖頸上的青紫吻痕,昭示著剛才那一場情事的激烈程度!

看在喬莫晚的眼裡,簡直就是一種諷刺!

就在這時,喬莫晚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直接接通了電話,是已經和男朋友煲過電話粥的姜一雅。

“怎麼還不出來,我等的黃花菜都要涼了。”

喬莫晚掐著自己的大腿,逼迫自己在聽到閨蜜的聲音,可以抑制住內心的委屈痛處,“我……在處理我老公在外面養的小三。”

姜一雅本來就是一個暴脾氣,一聽這句話,掛了電話就殺了進來。

明晃晃的燈光下,自然,一眼就看見了靠在程澤宇肩上的那正哭的梨花帶雨的女人。

姜一雅一把抓著羅露露的領口,擡手左右開弓就甩了兩個巴掌。

羅露露猝不及防下被甩了兩個巴掌,白皙的皮膚一下就紅腫了起來。

“特麼的我姜一雅這輩子最噁心的就是小三,看你長得一副狐媚模樣,專門乾的就是這種勾引有婦之夫的下賤勾當!”

拉扯之間,姜一雅看見了羅露露身上的吻痕,直接一推,“真噁心。”

“啊!”

羅露露向後踉蹌了一下,差點就要摔在地上,幸好是程澤宇在後面,眼疾手快的將羅露露給摟在了懷裡。

“姜一雅!你這是幹什麼?”

姜一雅冷笑了一聲,“我想要幹什麼,你怎麼不問問你自己想要幹什麼?在外面養小三,小三還懷孕了?你對得起莫晚麼?莫晚為了你,連工作都辭了!安心的在家裡當全職主婦,伺候你伺候你們一大家子,你就是這麼回報她的?”

程澤宇躲閃了一下目光,臉上浮現了一絲愧疚。

羅玉紅知道現在喬莫晚有人撐腰,如果現在繼續爭執下去,肯定是討不到一點好處,急忙跑過來,在自己女兒的腰上掐了一下。

羅露露眼珠一轉,哎呀了一聲,彎腰捂著自己的小腹。

程澤宇慌了,“怎麼了?”

羅露露將身體的重量全都靠在程澤宇身上,“我……肚子疼。”

羅玉紅大聲說:“不好了,快點送醫院,應該是動了胎氣了!”

程澤宇一聽,直接就將羅露露給打橫抱了起來,就連拖鞋都沒有顧得上換下來,就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

紛亂的腳步聲遠去,空曠的客廳裡又重新恢復了寂靜。

喬莫晚始終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動不動,眼睛盯著放在自己面前的一杯水。

姜一雅走過去,直接將喬莫晚攬過來,“想哭就哭吧,現在沒有別人了。”

她瞭解自己的閨蜜。

在敵人面前,永遠都是刀槍不入的姿態。

喬莫晚的眼淚這才忍不住,洶湧的流出來,劃過臉龐,嗚咽聲從喉嚨裡滲出來,“一雅,怎麼能這樣……他怎麼能這樣呢,我對他不好麼……”

姜一雅嘆了一聲。

或許,就是對他太好了。

本來還和喬莫晚打趣,說她有個二十四孝好老公,卻沒有想到,剛剛說出口的話,就打臉了。

“那你現在要……怎麼辦?”

等到喬莫晚哭的夠了,姜一雅拉過一旁的椅子坐下來,從桌上抽出紙巾來給她擦眼淚。

喬莫晚擡起頭來,一雙哭的紅腫的眼睛裡含著一抹堅毅,“離婚。”

聽見喬莫晚的話,姜一雅心裡還是唏噓了一下。

“你能這樣想,我就不多說什麼了,”姜一雅端起喬莫晚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水,接著說,“男人犯的錯誤,有的可以原諒,有些不能,出軌就是不能原諒的,要不然以後你心裡一直都有這麼一個刺。”

今晚喬莫晚的心情低沉,姜一雅便留下來陪她睡。

喬莫晚給姜一雅安排了客房,她去主臥裡拿東西,一推開門,就有一股令人作嘔的氣味竄入了鼻孔,她沒忍住,低頭就嘔了起來,伴隨著眼淚,澀澀的鹹。

就在這時,從客房那邊傳來了砰的一聲巨響。

喬莫晚嚇了一跳,扶著肚子走過去,敲了敲浴室的門,“一雅,你沒事吧?”

“莫晚,疼死我了……”

喬莫晚被姜一雅這種有氣無力的聲音給嚇了一跳,急忙推開門跑進來,一眼就看見披著浴袍倒在光滑的地磚上的閨蜜,捂著小腹,蜷縮著身子。

喬莫晚現在挺著七個月的大肚子,根本就下蹲不方便,“一雅,你怎麼了?你哪裡疼?”

她扶著牆,勉強蹲下身來,想要扶起姜一雅,觸手卻摸到了一手的鮮血!

喬莫晚一下就嚇傻了。

“一雅!”

姜一雅被自己的小腹疼的一陣一陣的痙攣,“打……急救電話……”

十分鐘後,喬莫晚跟著急救醫護人員上了救護車。

女護士在給躺在救護車擔架床上的姜一雅檢查,“怎麼……你這是藥流啊,怎麼不去醫院呢?一個月以內的孩子是可以藥流,只是在家裡自己做,多危險啊。”

姜一雅已經疼的昏過去了,喬莫晚一下睜大了眼睛,“什麼?藥流?她懷孕了!”

女護士點了點頭:“對啊,你不知道麼?”

喬莫晚腦中一片空白。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