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愛的世界裡,為什麼我們總會猜疑不安、挫敗氣餒,甚至心碎傷痛?】 | 女人幫小編

pablo (14)

信任失蹤事件                                                                        
身邊的世界隨著信任消失而瓦解。
我的生活中常有一些人忽然失蹤,不告而別,留下我獨自困惑。 
例如一個跟我借錢的老同學,又例如一個被我發現劈腿的女朋友。本來以為他們的消失,就是以行動說明答案,一個不想還錢、一個就是不再愛我了⋯⋯傷心之餘,我也只好接受。 
後來發覺事情並非那麼簡單。 有次接到詐騙電話,本來打算假裝上當捉弄對方,但是話筒那邊話才說了一半就靜默下來。不是掛線,我對著電話不停「喂?喂?」像個傻子。 也許這勉強說是線路問題,卻無法解釋另一次我路過一家傳銷公司,一名業務在門口拉著我推銷神奇養生保健品,就在我正想禮貌回說我不需要時,他竟憑空在我眼前消失!我差點想轉身去精神科掛病號,懷疑是自己工作過勞產生幻覺。 


又有一次經理叫我進他辦公室,把一個全公司認為燙手山芋的爛計劃交給我負責,還說若我表現得好,會跟老闆推薦我升副理。一聽就知道他只想找我當替死鬼,正思考著該怎麼應對的當兒,經理,就在我面前,他椅子上,瞬間消失!我用力闔上雙眼再睜開,椅子上仍是空的!當下我只 能強裝鎮定,拿起文件對著空椅子說謝謝,便退出經理辦公室。 
歸納這一連串消失事件,發現共同的交集就在於「信任」。似乎某人 一旦讓我懷疑和不信任,就會消失不見,而且是不由自主,即使想再見面, 也無法接觸到失蹤的他們,最多只能從第三者口中打聽消息。實在沒辦法這樣在公司工作下去,最後我胡亂編了個理由,辭職。 


找新工作之前,我回了家一趟看爸媽。跟他們一邊吃飯一邊聊天時, 不免心驚膽戰,就怕爸媽說了什麼讓我內心存疑的話後,也突然消失了。 還好沒有。顯然還有家人能夠相信,這讓我安心多了。後來,我又約了老同學和前同事喝酒,盡量什麼話題都聊,只為觀察「信任」在我內心和人 際互動間的運作。我發覺只要交流不深,避開任何利益衝突就安全。若是嗅到似乎對方正在敷衍我或有所企圖,便立即轉移話題或離開,以免生活中又莫名失去一個人。 


新工作的形式不太需要團隊合作,我小心翼翼做好分內事,對待公司上上下下一概客氣而淡薄,自始至終不投入、不深交,避免信任破滅的機會。不過,還是想再交女朋友,聯誼遇到有興趣進一步發展的女生,我便放膽約會,這時反而覺得有內建的「直覺」真好,對方一旦讓我不信任就 會消失無蹤,既乾脆又省事,再試另一個,多輕鬆。 
「你啊,怎麼最近好像跟很多女生交往?不要太花,遇到不錯的就專心發展下去,年紀不小了。」有一天,媽媽突然問起我。 


「不是我花心,是有些人交往之後,直覺不值得信任,就算了。」「什麼直覺這麼厲害?短短一兩次約會,就知道不值得信任?」 「我要像妳跟爸一樣,互相信任,才可以一起四十年。」 「四十年來發生多少事情,你知道嗎?你爸曾經賭錢欠債、曾經在外 面鬼混不回家,我也想過離開他,但每次又回頭原諒他,想說再給自己和這個家一個機會看看。信任不是必然的,甚至是靠許多不信任建立起來的。」


聽完媽媽的話,我心裡隱約有一股不安。想到前女友連解釋的機會也沒有就消失,兩年的關係一點修復的機會也沒有。若是關係中必然存在一 些不信任,那我豈不是一輩子也無法擁有永遠的伴侶?究竟我的「信任」 機制是天使還是魔鬼?會不會其實是自己承受不了被背叛?玻璃心無法接 受任何打擊?是精神病?是瘋子? 
就在這時,我突然感到身體變得越來越輕,越來越透明,似乎正在消失⋯⋯ 

黑的扭蛋機立體書

【書名:黑的扭蛋機】

【作者簡介:Emily】

生於香港,移民澳洲,畢業後於香港工作多年。2006年移居台北,現職插畫設計師。著有圖文書《Emily的貓》、《小港包的台北五四三》、《我愛陳明珠:讀萬卷書不如撿一隻貓》、《陳明珠愛我:貓來了,是要教人得療癒》等。

(圖文由大塊文化提供)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