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淡如:離開我的你,幸福嗎?】 | 愛情經營 | 女人幫小編

pablo 229

【雖然我不快樂,但也要你幸福】

如果有一天,你要結婚了,你會不會將喜帖寄給過去的情人──那個曾經主動離開你,其實你還有一絲絲眷戀的人?

會?不會?

決定不是容易的。

他不來,你會感覺受傷。他來了,你會感到尷尬。

如果他離開你之後過得很好,你未必不會嫉妒;如果他過得不好,你又何必多添這一番刺激,讓他在心頭恨你?

但是,如果不告訴他,似乎沒有什麼理由來和他連繫,來問他過得好不好,來為那個令人惆悵的故事寫下最後的句點。


這一個故事,來自於一對曾經相愛的戀人。
當初,先提分手的是女人。過不太久,她也先結婚了。

光想像她挽著別人的手,他的心裂成了千萬片。

當初,他們分手的時候,是不愉快的。誰會快快樂樂的分手呢?如果兩個人還相愛。
可是人在越年輕的時候,分手的理由越多。

有時只是因為一句氣話,一個謠言,一個疏忽,一點傲氣,一點少不更事,或者,只是因為你複雜的小腦袋想得太多。

人生最痛苦的事之一,是和心愛的人為了一個你所不喜歡的理由而分手;更懊惱的是,和心愛的人為了一個莫明其妙的理由而分手。

而多年後想起來,心裡重量最重的人還是他。這些年的波波折折,並沒有洗掉他的份量,回憶反而使它更沈重、更扎實。

忽然有一天想起他,想聽聽他的聲音,再與他連繫一下。

男主角是在自己要結婚了,負責寫喜帖時想起她的。回憶如怒潮打來,他像巨浪中翻滾的小魚,不斷掙扎……

他猶豫了很久很久,才痛下決定。因而,過去的歷史和現在有了連結……

故事,留給你探險。我當然不打算在序裡公開結局。

我很喜歡這個故事。雖然它不是一個Happy Ending的故事,但是也不是一個悲哀的故事。

它的成分,有一點淒美,有一點浪漫,有一點心酸,有許多溫柔的體諒。

在這裡,我想說的是,人們總是這樣:如果真愛過,無法有結局的愛情,常會像一縷冤魂,在某個時刻來糾纏你。

沒有人能夠完全抵抗它。不管你多敏感,或多堅強。

很多人提起分手的情人,都會雲淡風輕的說:啊,我們還是朋友。

其實,如果能夠在分手後馬上當朋友,那就表示,你沒有真正熾熾烈烈的愛過。

深愛過的人,豈能馬上當朋友?

別逞強了。人啊人,都要到許多年之後,痛才不再痛,才能忘卻舊傷口。

就算是如此,那樣的朋友,也不是單純的朋友。

那樣的友誼,是蒸餾過的愛情,一種對於世間殘夢的成全。雜質已經消失,期待著你快樂、我也幸福,若不能兩全其美,至少也是「雖然我不快樂,但也要你幸福」或「雖然我不幸福,卻希望你快樂」。


【作者介紹:吳淡如】
台大法律系學士,台大中文研究所碩士。

她一直是個專業作家,而職業是電視廣播主持人。未來也許會有其他的職業,只要是人生中不做可惜的事都會吸引她的興趣。

所以她每年立志會學一樣新東西,去一個新的地方、學一些新的觀念、有一些新的想法。最不喜歡在原地踏步。

如果一個人願意投資自己,他就有權利選擇自己要過的生活,如果願意學會開朗,就能夠在任何的陰暗中看見一個充滿光的方向,看見與眾不同的人生風景。


(文章由方智出版社提供)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