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的吸引力法則:只要相信,宇宙就會讓妳找到人生的真愛!】 | 愛情經營 | 女人幫小編

pablo (2)

我第一次看到彼得和他太太艾莉森剛出生不久的寶寶艾娃,我立刻愛上這小女娃兒。她是我的姪女,心肝寶貝,她點亮了我所有的感官體驗。柔軟輕柔的皮膚。帶著奶香味的呼吸溫暖了我的臉。我用手掌輕輕地捧著她的頭,好脆弱,好美,輕輕碰著她小巧的鼻子,猶如玫瑰花瓣的嘴唇。小小額頭好溫暖,我親了又親,抱著她的時候,可以感受到她的心跳。無庸置疑,她是全世界最完美的小寶寶。我的母親和祖母圍繞著我們,四代同堂聚集在一起,我知道她們也希望看到我步入這一階段,抱著自己的小孩,擁有所有女人都享有的一切。


最近一次,我在下班後準備走回家,一整天上班下來,有些身心俱疲。整天上班費力地用著雙耳,又忘記帶拐杖出門,雙眼只能全神貫注直視前方;好險路途不遠,我也熟悉這一段路。走路的同時我和母親通了電話,關心一下對方的近況,聊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直到母親話鋒一轉,我內心馬上湧現出掛電話的念頭,話題突然變成三十幾歲的單身女人非常熟悉的話題。也是我母親非常感興趣的話題之一——我的感情生活。


母親用隨興地口吻問,「怎麼樣,最近有沒有新的對象?」

這彷彿像是冷箭一般的問題。有啊,媽媽,我沒跟你提到我遇見的夢中情人嗎?問題不是「最近」有沒有交往對象,而是沒有什麼值得一提的對象,而且很久之前我就發現,和母親聊聊我在紐約單身或有交往對象的事情,就像和一個小孩講童話故事沒什麼兩樣,她們都不會放過任何細節。所以,我告訴她最近在健身房認識了一位男性,但我對他一無所知,長得不錯,他在我做階梯訓練的時候過來搭訕我。母親非常想知道更多細節,我知道此刻的她,已經在想像我和我無意提到的這位陌生人,扮起情侶家家酒的模樣。雖然這段感情非常有可能無疾而終(可能是由我來終止這段關係),但母親非常希望我們能有所發展,迫切希望她能抱著我的小孩,我也隨著她,假裝自己非常渴望。


母親追問,「小強呢?你們怎麼了?你看起來很喜歡他啊。」我對自己翻了個白眼,想想也是,母親怎麼可能會放心我總是和這些男生停留在約會階段而已?她希望我在感情生活和未來可以更「積極」。她總說她非常為我感到驕傲,我也清楚她希望我過得快樂,人生可以更完整。她希望我的未來能更加明確,當然這也包括她未來想要當上外婆的心願,她完全沒想過我的殘疾會影響到這一切。


母親還強調,「你有哥倫比亞大學雙碩士學位,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你一樣這麼優秀。」「每個人都想和你在一起,你的殘疾並不重要,你長得漂亮,聰明又幽默。不想跟你交往的人才有問題。」等我到家後,我們的談話也漸漸冷卻下來,通常聊到這種話題,我只會回答一致性的答案(「嗯、噢、嗯……」)但現在我只想開門回家,抱著可愛的奧莉芙,關上耳朵,享受接下來好幾個小時的寧靜,和我最喜歡的小狗相處。


「好,媽,我愛你,」我回答。

「寶貝,我也愛你。」

「嗯,我再打給你。」

「好的。對了,小貝,你已經三十四歲了,保險起見,你也許可以考慮一下冷凍卵子。」


是在開玩笑嗎?我母親怎麼會知道,在星期二晚上十點,我最想討論的話題就是「為了保險起見我應該考慮冷凍卵子」?是在開玩笑吧?
小時候我從來沒想過成為母親這件事。我從沒去設想自己會生幾個小孩,也根本沒想過生小孩這件事。我很清楚,住在紐約的三十幾歲單身女性,選擇冷凍卵子是很平常的事情,在母親提起這件事情之前,我壓根沒想過,更別說,我從未想像自己將來的某一天會想要生小孩,我從未仔細考慮這件事。


想要當媽媽的這個念頭可能會嚇到不少人。就連我自己也被自己嚇到了。或者也許有些人會擔心,因為他們不確定我究竟適不適合。雖然我自己清楚我會是一個好媽媽。充滿大愛,充滿活力,喜歡分享,我喜歡教導他人,我喜歡笑。我喜歡小孩,教他們手工藝,和他們一起玩有趣的拍手遊戲,唱唱兒歌,我會唱所有露營適合唱的歌。我也有最佳人選當我的模範:我的母親、波莉、卡洛琳的母親、還有我的祖母跟我的外婆。


我三十四歲了,我想要的東西和大多數的人一樣:希望有一個人,無論我多完美或多狼狽,仍然義無反顧地愛我。我想要生小孩,我非常想要看著他們的眼睛,聽著他們說第一句話。我想要有一個充滿愛和笑聲的家。我希望這不只是個奢望,而是我可以做到,也會在將來實現的願望。我不會停下腳步,認為自己因為身上的殘疾,而把自己視為是個瑕疵產品。每個人都有自己人生的煩惱,只是我的煩惱比較麻煩一些,但我始終相信一定有一個對的人在等我,他會需要我,就像我需要他一樣。我相信一定有一個人,也許好多個人,在某處等著我們,只要我們敞開心胸:面對自己的心,面對任何的可能,了解沒有什麼事情是絕對的,而唯有冒險,才能真正找到人生的真愛。


我也曾懷疑自己,也曾幻想自己抱著一個小寶寶,看著這小傢伙遺傳到我那古怪的幽默感,或者遺傳到我的藍色雙眼。我知道小孩能從患有殘疾的父母身上學到多少事情,讓他們能擁有善良的同理心和同情心。我也知道,成長過程中,小孩也許有時侯不得不妥協,必須錯過一些和我一起完成事情的機會,他或她必須比其他小孩更早學習獨自處理一些事情。當然,我希望能教我的小孩學會獨立,學習面對各種困難,但我絕對不希望我的小孩認為他們必須照顧我,或者成為我的導盲犬,也不希望他們認為我無法照顧他們。要我接受他人幫助已經夠難受了。


我確信自己會是一個好媽媽,也是一個快樂開朗的媽媽,我也相信若我沒有小孩,我的生活依然豐富燦爛。我經歷過太多不確定,失去太多,我的人生有太多無法預測的事情,我不想去想像我的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就和許多單身女性一樣,我也還在尋找。我嘗試過很多交友網站。我在飛輪課認識的一位學生,也同樣在經營單身男女的媒合網站,她邀請我參加很多活動,其中一次難忘的經驗是在一艘船上,整個晚上我踩著一雙高跟鞋,步履蹣跚,現場又暗又吵,我什麼也聽不到看不見。雖然有些活動的確滿可怕的,但我還是盡可能參與其中。我不會關上自己的心,不過我也不會抱太大的希望。


終於走回家了,用最快的速度衝回家,我隨意脫口而出,「媽,我會考慮的,愛你,」接著,趁她還沒說下一句話之前就掛掉電話,我感覺到奧莉芙在門裡面搖著尾巴,預備跳到我身上,我一邊努力將鑰匙對準鑰匙孔(這通常是一個艱鉅的任務),一邊認為也許自己會認真考慮。下一秒開了門,奧莉芙撲到我懷裡,哈著氣,舔舔我,充滿熱情和愉悅的愛,立刻給我好大的慰藉,在那一刻,她就是我唯一最疼愛的小孩。

灰暗中的璀璨_立體書封

【書名:灰暗中的璀璨:無論如何都要活在當下,把今天刻在回憶裡】

【作者簡介】

蕾貝卡.亞歷山大(Rebecca Alexander)
 
出生在美國中產階級家庭,父親是律師,母親是歌唱家。10歲以前過著正常小女孩的生活,12歲開始視力衰退,經檢查發現罹患「尤塞氏綜合症」,會逐漸失去視覺與聽覺。然而這一切並未阻擋她過正常人的生活,她照常追求戀愛生活,學開車,還熱衷各種運動及競賽。

她並且積極向學,曾就讀於哥倫比亞大學,獲得大眾健康以及社工雙料碩士。  
目前居住在曼哈頓,是位執業的心理治療師、極限運動家和行動主義者。


薩沙.艾普(Sascha Alper)

文學代理商賴瑞魏斯曼(Larry Weissman)之妻及創業夥伴,他們現居紐約的布魯克林。


(圖文由三采文化提供)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