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侶感情越好,親密度反而會下降嗎?】 | 愛情經營 | 女人幫小編

pixta_27312453

感情愈親密,性欲往往降低?

這年頭,美國的伴侶治療普遍相信「性」暗示關係的好壞,換言之,只要知道感情好不好,就能推斷「性不性福」。如果伴侶彼此關愛和扶持,溝通良好、互相尊重、講求公平、信賴、有同理心而且誠實,就可以相當程度地假設兩人的愛欲持續不斷、強烈且有規律。派翠西亞.羅芙(Patricia Love)博士在著作《熱力夫妻》(Hot Monogamy )中,發表這方面的看法:

順暢的語言溝通,是美好性生活的一大關鍵。當伴侶在生活中,自由分享各自的想法和情緒的同時,也在創造彼此之間高度的信賴感與情感聯繫,讓他們在不受拘束的情況下,更完整地探索彼此的性欲。親密是性欲之母。

對許多人來說,充滿愛的堅定關係,確實能大幅提升並激發性欲。他們感覺被接納,彷彿像嬰兒般被層層包裹,那種安全感使他們自在。從感情親近而來的信賴感,使他們得以宣洩自己在情欲方面的需求。

但約翰跟畢翠絲的情形呢?他們的關係融洽、親密、充滿愛(他們會溝通),看來應該有持久欲望的基礎,但事實並非如此。如果要對他們說任何安慰的話,那就是:很多人都不是這樣。

諷刺的是,造就美好親密關係的事物,不盡然造就美好的性生活。這有點違反直覺,但是根據我擔任治療師的經驗,感情愈親密,往往伴隨著性欲的降低。這種負相關確實令人不解,顯然親密感的產生,無意間導致欲望消失。我想到許多對伴侶一走進我的辦公室,開口就說:「我們確實深愛對方,感情也很好。但是,我們沒有性生活。」

喬知道瑞秋對他極度有興趣,卻不喜歡在肉體上跟她糾纏不清,因為喬只想在「上面」。蘇珊跟珍妮一起領養第一個孩子後,感覺比以往更親近,但那種親近感卻無法轉變成性欲。阿黛兒和艾倫把到旅館過夜當做親密的事,卻不怎麼有激情。撇開他們在情欲上的挫折不談,這些伴侶似乎都頗為親密,而非不夠親密。安德魯和瑟琳娜從一開始就知道「性」是個問題,儘管他們如膠似漆,卻從不足以燃起對方的情欲。

瑟琳娜認識安德魯前,在好幾段長期關係中曾有過精采的性生活,根據她的經驗,親密度上升總是讓性愛變得更美好,因此當安德魯的情況不如她所願,她感到非常吃驚。當我問她,既然從第一次約會起就感受不到他對自己的欲望,為何還要跟他在一起。她的回答是:「我想我們可以一起處理這個問題,只要有愛,就會漸入佳境。」

「有時候,愛情反而是障礙。結果就適得其反。」我解釋。

聆聽這些男女的話,讓我重新思索一直以來對親密和性欲關聯性的假設。我不將性視為感情的唯一結果,而是把性和愛情視為分別的個體。性欲不光暗示關係的好壞,兩者是平行發展的獨立故事。

這些伴侶的親密故事,讓我們一窺許多情欲生活,但這卻無法說明一切。愛情和欲望糾纏不清,彼此也不是因果的線性關係。伴侶的精神和肉體生活,有好有壞、有苦有樂,但這些反應卻不盡然相對應,而呈現交叉的狀態,彼此相互影響,但也涇渭分明。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懊惱著:人往往可以修補關係,但又不必在性方面做任何努力。或許只有在某些時候,親密才是性欲之母吧。

我們需要在一起,也需要分開
一般人動不動就以為性的問題是因為不夠親近。但我要說的是,那或許是因為我們培養親近的方式,減少了性愉悅所需要的自由與自主性。當原本親密的兩人融為一體,這時妨礙情欲的不是不夠親近,反而是太過親近。

「屈服」和「自主」是愛情的兩大支柱。我們需要在一起,也需要分開,兩者缺一不可。距離太遠就斷了聯繫,然而太過如膠似漆,卻又會模糊了兩個個體的獨立性。於是,再也沒有什麼要超越,沒有橋梁要度過,沒有人在彼端可以拜訪,沒有另一個內心世界要進入,當兩人融合為一就再也不聯繫,因為沒有聯繫的對象。所以說,「分」是「合」的先決條件,而這也正是親密關係和性愛的基本矛盾。

聯繫與獨立的雙重需求(經常互相衝突)是人類發展史的核心主題。童年的我們打從心底依賴照顧自己的人,同時又需要獨立自主,於是便拚命地在兩者間尋求微妙的平衡。心理學家邁可.文森.米勒(Michael Vincent Miller)提醒我們,掙扎的過程在孩童的夢魘中鮮明呈現,例如:墜落或走失之類,被遺棄的夢;遭到攻擊或被怪獸咬噬之類,被吞沒的夢。我們帶著一只準備被啟動的情感記憶盒,與另一個成人建立關係。童年時的人際關係,助長或妨礙聯繫與獨立這兩種需求的程度,將決定成年後人際關係的脆弱度,是我們最渴望也最害怕的事。每個人都同時腳踏這兩種需求,其殷切度與優先順位在一生中不斷波動,我們最後選擇的,往往是氣質與自己的脆弱最相配的伴侶。

有些人在進入親密關係時,對於自己需要與人聯繫、親近、不落單、不被遺棄的需求,有著敏銳的覺察。有些人在經營關係時,會同時拉高對個人空間的需求,也就是說,由於覺察到應該保有自我的原樣,於是開始警惕自己別被對方吞噬。情欲和感情會製造親近,但這種親近可能會變得令人難以承受,引發幽閉空間恐懼症,給人一種被入侵的感覺。一開始,「被套牢」讓人放心,而今卻成了囚籠。雖然我們需要親近,一如我們需要食物,但伴隨親近而來的焦慮和威脅卻可能抑制情欲,換言之,我們想要「有點黏、又不會太黏」。

這些有關親密的迂迴曲折,遠不是約翰與畢翠絲所意識到的。一開始的真實和自發性,並沒有讓他們預期到愛情在接下來會面臨的衝突矛盾。對當時的他們來說,親密是單純的─敞開心防、展現自己、與對方分享、開始成為透明人、更敞開心防......

約翰與畢翠絲的例子是初始的典型。事實上,他們體驗到的肉體與精神的激烈融合,只有在還不認識的人身上才可能發生。早期階段的合併和屈服相對安全,因為兩人的界線仍舊由外在的事物來界定。約翰與跟畢翠絲在彼此眼中是新的,雖然他們正逐漸往對方的世界移動,卻還沒有完全定居,還是兩個獨立的個體。他們之間的自由空間,才使他們有了完全沒有空間的想像;在初相遇的興頭上,他們還沒有把兩人的關係合併為一。

一開始,你之所以能專心談感情,是因為兩人之間有心理的距離,兩人的相異也是事實。此時,你們不需要營造分立性(separateness),因為仍是分別的個體,目標反而應該是克服它。剛墜入情網的約翰和畢翠絲享受固有的距離,這距離使他們得以自由體驗愛欲的聚合,免於稍後提到的治療衝突。


情欲徒刑_書封

【書名:情欲徒刑:給困在親密關係卻失去性愛的你】

【作者簡介:埃絲特‧沛瑞爾 Esther Perel】

心理治療師、《紐約時報》暢銷書作家,她被公認為當今研究現代關係的初始者,以及研究最深入的代表人物之一。她精通九種語言,在紐約市主持一種實踐治法,並擔任世界五百強公司的組織顧問。

埃絲特著名的TED談話已經獲得了將近兩千萬的點閱,她也是Audible節目「Where Should We Begin?」的執行製作和主持人,深受群眾歡迎。

(文章由時報出版提供 )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