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冰冰:漸行漸遠的婚姻關係。愛上一個不回家的人,該如何快樂幸福呢?】 | 愛情經營 | 女人幫小編

93圖-嫁做日本媳婦也等於放棄了

漸行漸遠的婚姻關係

婚前,我看梶原一騎花錢如流水並不覺得什麼,但婚後就覺得心疼。他都在大餐廳吃飯,我很想讓對方體驗一下一般人的生活。有一次,好不容易把梶原一騎拉去路邊攤吃麵,他吃得滿身大汗、心煩意躁,一直罵著:「這有什麼好吃的,沒水準!」這句話,傷了我的心也傷了賣麵老闆的心。
我還在松竹電影公司時,每個月領薪水松竹都會固定幫我寄錢回臺灣,結果我結婚離開松竹反而沒有錢寄回臺灣了。梶原一騎明知我的娘家很窮,卻從不主動關心,我為了顧及自尊,雖然很擔心娘家的狀況卻也不敢開口去要錢。


有一次,梶原一騎帶我外出、喝了不少酒,在回家的路上,司機開車經過一條很窄的巷子,有一個老人推著賣麵的攤子把路擋住了。梶原一騎很不耐煩,從後座伸手到前座去按喇叭,那個老人還是走不快,梶原一騎就叫司機下去趕。當時,司機也覺得這樣很沒禮貌,不知如何是好,想不到梶原一騎自己走下車,很粗魯的把老人推到牆邊準備要打人,我一看立刻下車想去拉住梶原一騎。結果,梶原一騎反手一揮,力道太大把我推倒了。梶原一騎發現把我推倒了,才走過去把我扶起來。那時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我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


回家後,我們吵了一架。我說:「不應該欺負窮人。」梶原一騎卻說:「窮人不值得同情,不會賺錢都是愚笨或是不夠努力,就是低等的人。」我終於瞭解,梶原一騎從來就沒有苦過,根本不會懂得同情窮人,說的再多也是枉然。我真是後悔,怎麼會嫁給這種人?
結婚半年後,梶原一騎開始發展摔角、拳擊、相撲秀的事業,也就與黑道掛勾了。每次,梶原一騎在與黑道兄弟談話時,就會叫我回避。


來的不是時候
我曾經想要改變梶原一騎,但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因為誰也無法改變這個自認尊貴的男人。如此,我們兩人只有漸行漸遠了。我內心開始盤算該如何跟他談分手,因為我真的開始想家了。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我已經看破,想放棄這樣的生活。
可是就在此時,晴天霹靂,我發現懷孕了!這如何是好?若把孩子生下來,我這輩子勢必會留在日本,繼續過著生活富裕、精神貧窮的日子;若不要孩子,我該如何處理?他們會同意嗎?唉!這孩子來的真不是時候!


好幾次等到深夜才等到他回來,已經爛醉的他實在不適合討論事情,偶爾清醒的回到家,看到他拿起畫筆在創作,進了書房的我就算有滿腹的話要說,在他的眼神看向我的同時,快要出口的話又全數吞回去了。
銳利的婆婆發現我有心事,她說那一陣子的我已不像平常那樣活潑,而是整天愁眉不展,愛吃的我也少了看到食物而喜悅的情緒,女人的敏銳讓她開口問我有什麼事?而我話還沒有出口就淚流滿面、低頭哭泣,她問我是有什麼想法嗎?我啜泣著告訴她:「我懷孕了,該怎麼辦?」


婆婆一聽,大聲呼喊梶原一騎到客廳來商量,他的態度是可有可無,因為平常和我玩在一起的三個孩子都已經十五、六歲了,丈夫帶著我們出門,旁人都以為是爸爸帶著四個孩子出來玩。而婆婆是重視生命的,認為是他們家的血脈,既然是上天注定要給他們的就應該珍惜,還吩咐我往後不要蹦蹦跳跳、不要再做飛撲坐墊的事了。那一霎那,我發現婆婆嚴肅的背後,有她尊重生命善良的一面,我偷偷竊喜,以為從今天起我日子應該比較好過了,但,一切照常。


懷孕的我,期待家人的溫暖與關懷。看著漸漸隆起的肚子,悄悄爬到臉上的黑斑,我以為丈夫會收斂一些,但他還是三天一大醉、兩天一小醉,偶爾還把外面的女明星帶回家裡作客。當我第一次以家庭主婦的身份為他們奉茶,以最燦爛的笑臉來招呼他們時,哇!這女明星實在太美麗了,把茶盤拿回茶水間經過一面鏡子,看到鏡裡的自己滿面黑斑、身形臃腫,對照客廳的美女,我真是自慚形穢。


過了一會兒,梶原一騎告訴我要送明星回家,但當晚沒回來。深夜坐在客廳的我,望著窗外的星星,忽然不知道自己是誰,為什麼在這裡?我快要當母親了,我對著腹中的孩子說:「很抱歉,我並沒有期待你來,但是你來了,你會怪我嗎?因為我沒有信心可以保證讓你有個快樂美滿的家庭。有一首童謠﹃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捕魚去,為什麼還不回家?﹄是的,也許你爸爸也正在捕魚,捕美人魚。若是爸爸常常不回家,我們要如何快樂幸福呢?」心靈重重的失落!



(野人)0NFL0162 可以哭別認輸  立體書300dpi

【書名:可以哭,別認輸:白冰冰逆流而上的頑張哲學】

【作者簡介:白冰冰】

歌手,主持人,演員,白曉燕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圖文由野人文化提供)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