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成為你的心靈支柱,還有「這個特質」,才是真正好的伴侶!】 | 愛情經營 | 女人幫小編

pablo (42)

伴侶是我的智囊,心靈的支柱
想實踐有實無名的婚姻、想從事律師的工作等等,有好多想做的事,還有寫書、參選參議院議員、成為社民黨黨魁等等,社會對她的需求接踵而來,而海渡先生對待瑞穗小姐的態度卻一直沒變。

「他很期待我可以做些什麼,鼓勵我只要有機會最好什麼都去做。從來沒反對我想做的事。」
兩人隨著小孩的成長,以及工作的局面改變而進行了「微調整」。雖然也經過討論,但瑞穗小姐的親身體會是兩人關係依舊。
「對瑞穗小姐而言,海渡先生是怎樣的存在?」當我這麼一問時,她如此回答:
「對孩子來說是個好爸爸;對我來說是個好伴侶。他總是很體諒我。他是我的智囊、心靈的支柱。伴侶和我不同,他能對事物冷靜分析,看法客觀。而且又正面積極,即使我發牢騷抱怨,他也不會火上澆油。社民黨遭受打擊時,他也冷靜地建議我應該這樣做就好。他是我的顧問律師,因為有他的理解讓我更有自信。」

兩人過去長年累積了深厚的信任。這分信任由瑞穗小姐的直率與溫柔,以及海渡先生的沉著冷靜與不屈不撓奠定而成,因此堅固無比。
「有個能夠互相支持生活的人真是不錯。」
因為婚姻有實無名,反而讓兩人守護家庭的意識更強大。
兩人也不執著於金錢或資產組成。

「我們兩人的金錢基本上分開管理。房貸由伴侶支付,瓦斯、自來水費也都由他支付,所以可能是他支出比較多;相對的我則負責支出生活費。」
剩下的則大致上每次由某一方支出。雖然小孩上托兒所的時候會花錢,不過之後到國中為止,都在公立體系。

「我們是借用別人的力量養小孩,這樣的育兒方式很幸福。雖然國中三年級的時候女兒去了補習班,但是上補習班時也沒辦法讓她帶便當,或是傍晚早點讓她用餐吧。所以女兒就去她朋友的爺爺奶奶家,傍晚和朋友一起吃飯。對老爺爺和老奶奶來說,和孫子以及孫子的朋友一起吃飯應該也很開心。」
像這樣接受幫忙的同時,助人的人也很開心,這就是瑞穗小姐度過人生難關的方式。
回到兩人有關「金錢」的話題吧。
「我們不關心彼此的財產。」

這是基礎。
「因為我們兩人都有工作,只要工作就會有收入吧。雖然是各自儲蓄,但只要能健康地繼續工作就滿足了。畢竟是有實無名的婚姻,他死了我也不會得到錢財;我死了他也不會收到錢,就給女兒吧,我覺得這樣就好。」
真是爽快,正因如此她才能從律師當上社民黨議員。
「我當上議員收入減少了。但是,過去我付給祕書的薪資,也是從議員的津貼支出的,我也增加了許多權限。像這種狀況也無法單純地比較是賺是賠吧。別去想錢的事,才能做想做的工作。」

當然,關於這件事,海渡先生也沒任何意見。
看來這兩人都在自由且充滿理解的雙親身邊,孕育出越來越強的正義感,成長為正直的人。在戰後民主主義思潮下,理應男女平等,但現行的家庭制度卻仍留有濃厚的父權體制色彩,讓兩人的正義感出現強烈的反應。
兩人都是父母認真撫養長大,他們透過婚姻有實無名的形式,實踐並展現了次世代健全家庭的理想狀態。

而且連沒有血緣關係的婆婆與大姑都是站在他們這邊的家人,還有同伴、朋友,以及廣闊的人脈支持他們,才能開創修正夫妻異姓法律的運動。
可是目前反對夫妻異姓論者意外地很多,社會比想像的還保守,雖然好不容易快要順利進展的法制化遭受挫折,但包含我在內,還有瑞穗小姐等人,仍有許多人期待總有一天可以改革。
「法律由強者制定。透過現在的家族制度獲得既得權益的強者很多,所以才難以改變吧。」

雖然瑞穗小姐與海渡先生並未共同擁有彼此的財產或金錢,但他們忠於「保護弱者」的傳統律師本分,是一對共同擁有此「理想」的伴侶。而且這分「理想」絕對不容曲解。
海渡先生也從事人權與環境議題的工作。對於共同擁有「理想」的兩人而言,「可以抱怨也可以開玩笑,彼此笑著互相支持的家人很重要」。
誰要洗碗,或是一星期要兩人平均分攤接幾次小孩,雙薪家庭因為這些瑣碎的事情引起糾紛,容易變得關係緊張,而瑞穗小姐他們應該是透過了懇談「彼此的理想與想做的事」,克服了這些難關吧。

這對互相尊敬,共同擁有理想的伴侶,給人神清氣爽的感覺。
「不要想是賺是賠。」
兩人於公於私都貫徹了這種清白廉潔的態度。
而且又開朗積極。
「能有家人在,過普通的生活就很幸福了。」
瑞穗小姐好幾次用「幸福」來形容。可是她在社會上如此能力高強大顯身手,要維持「普通的雙薪家庭」是多麼辛苦的事?為此她做了多少努力?她卻能輕易脫口說出
「很幸福」,真是開朗又堅強啊。

瑞穗小姐的身邊有一種幸福的氛圍。因此,她才能在瞬間四處宣揚有實無名婚姻,那是我在疑神疑鬼中開始的、害怕沒有任何人能理解的有實無名婚姻,而且也讓夫妻異姓法制化進展到只差一步就實現。
儘管如此,難得的是她對家庭有如此堅強的愛。持續有實無名的婚姻,按照當初的理想,不傷害彼此,沒有任何一方需要為對方犧牲,相互尊敬,彼此都從事想做的工作,女兒也順利成長。

在我採訪之前,就估計瑞穗小姐他們會為了下半輩子的生活方式做某些改變,我認為至少當上議員後就不得不改變。可是,這個預測完全落空了,但反而令我心情爽快。
一想到有人實現了我理想中的有實無名婚姻,說不定我女兒們的未來,也不是那麼沒指望了。

我總覺得自己仰望著耀眼的東西。在我的世代,難以實現理想中的雙薪家庭。但是我仍覺得目標的方向沒有錯。
之後過了幾天,我因為家庭旅行到了羽田機場。
在暑假因為攜家帶眷而擁擠不堪的羽田機場,有個眼熟的人走了過去。
「瑞穗小姐……」

我的微弱聲音被周圍的噪音吞沒,而人群當中的瑞穗小姐,與前些日子截然不同,臉上的表情毫無微笑、可怕而認真,一身套裝,手拎著好像很重的紅色公事包,快步走向出入口。

適逢辻元清美小姐被懷疑貪汙祕書薪資的時候,記者筑紫哲也先生曾在某本雜誌上,舉出她為何如此受到社會譴責的三個理由。
「身為女性、以和平為號召的旗幟、身為市民派,不該讓市民派的立場崩毀。」這也適用於瑞穗小姐。

我想瑞穗小姐也是在不知何時會被譴責的極限之處戰鬥到底。
透過這次的訪談,告訴我們對於越戰越勇、主張自己是正確的瑞穗小姐而言,「普通的幸福生活」是多麼無可取代的重要寶物。而且我深切感受到,無論生活方式如何,基礎都是對家人與朋友的體諒以及和善。要是忘了這點,就無法獲得安樂與幸福。



正封

【書名:卒婚:不離婚的幸福選擇】

【作者簡介:杉山由美子】

出生於靜岡縣,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畢業後,曾任職於鐮倉書房《Madam》、日經Home(現為日經BP社)《日經Woman》編輯部,現為自由作家。除了職業婦女、親子教養等主題以外,也廣泛於教育相關的主題進行執筆、採訪活動。著有《人生中途換檔》(OrangePage)《瞭解您孩子的學習狀況》(岩崎書店)《與謝野晶子 溫泉與和歌之旅》(小學館)《從現在開始!目標就業的課程》(PERIKAN社)等書。

(圖文由時報出版提供)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