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愛並非是擁有,過不去就要懂得放手。】 | 聰明女人 | 女人幫小編

MyMedia80320170525160743

天使的指紋
最初總堅持自以為是的緣分
最後才順其自然看花開無聲
離開你那個人
同時釋放了你,你為何不轉身

踏進咖啡店,一陣熟悉的感覺,隨著咖啡的香氣,喚醒某些原來已經沉睡了的記憶。我走到店內的角落,那一個老地方,只見到她已經坐在她的位子,靜靜看著窗外的路人,淡淡地笑著;然後她愣了一下,彷彿察覺到我來了,朝著我微笑揮手。
我向她點一點頭,走到她的面前,對她說:

「你回來了。」
「是啊,我回來了。」她說,笑得依然窩心。
「這次會回來多久?」我拉開了椅子,坐下。
「應該不會再走了。」
「真的嗎?」我裝作不信。
「真的。」她做了一個鬼臉,給我遞上menu。
「先點飲料吧。」我翻開menu,又看看桌上她的杯子;
一樣沒變,都是她以前愛喝的Rose Latte。

「請給我一樣的。」我跟服務生指指她的飲料。
她用一種奇怪的表情看著我,我回望她,只覺得她的氣息比之前好多了;
以前眉間曾經有過的沉鬱,如今都已消失無蹤。
笑容也比以前來得自在、寬心。
「最近好嗎?」我問她。
「最近,是指什麼時候呢?」她調皮地反問。
「嗯,」我抬頭想了一下,笑說:「這一年來吧。」
「這一年,這個近來也很長呢。」她輕輕嘆了口氣,然後又說
:「其實你應該知道,這一年我都在台灣,去了很多地方。」

我問她:「去了台南嗎?」
她點一點頭,又說:「台南是留得比較久的,但除了台南,還去了高雄、花蓮。有一段日子,我住在淡水,也曾經在台中清水一帶,看了一個月的風車;如果你在,你一定會每天都帶相機去拍照的,那裡的日落很美很美,你一定會喜歡。」

我微微呼了口氣,笑著問她:「那你最喜歡哪個地方呢?」
「最喜歡⋯⋯」她默默想了一會,最後說:「最喜歡,這裡。」
我有點意外,忍不住看著她的臉,她依然一臉笑意,
於是我說:「是最喜歡自己的家嗎?」
她微微搖頭,說:「如果要說最喜歡的話,我仍是最喜歡,這一個曾經有過最快樂的我、有著最多快樂回憶的這一間咖啡店。我和你以前經常都在這裡碰面吧,每當想起你以前坐在這裡悶到打盹的樣子,我就忍不住想笑了。」

我也忍不住苦笑,心裡同時想,她是不是還沒放下;
因為這一間咖啡店,這個地方,不只有我與她的回憶,還有更多更多,屬於她與他的回憶。而她在離開一年後,還是會忍不住回來這個地方
。「除了我呢,」我放輕聲音,微笑問下去:「還會想起誰嗎?」
她向我眨眨眼,最後笑著說:「你明知故問。」「還會痛嗎?」

「說不痛,也是騙你的。」她呼了口氣,又說:「曾經那麼長時間地為一個人困苦、感到抑鬱、想得太多太多,浪費了心血和時間,如果說最後完全不留半點怨憤,也是騙人的。」聽著她恍如說著別人故事的口吻,我不禁回想起,一年前的她。

一年前,她曾經跟他在一起,曾經,很喜歡很喜歡那一個人。
他比她大八歲,但是兩人之間沒有年齡的隔閡,她喜歡他的成熟、細心,還有溫柔;
什麼事情,他都會順著她的意思,不論工作有多忙碌也好,他都會立即接聽她的電話、回覆她的短訊、迎合她的各種要求;假期的時候,他又會陪她去任何地方,甚至帶她出外旅遊,而不需要她有半點費心。

她從未試過在另一個人身上,找到這樣絕對的安全感,而且可以看見一個明確的未來。
和他一起半年,她深深感受到他對自己的好、他的喜歡有多深,她以為將來可以和他這樣子走下去,就只等待那一天他來向自己求婚,就只等到那一個時候,自己說我願意⋯⋯
但真相是,他是有婦之夫,而且已經有一個兩歲大的兒子。

「你還有見他嗎?」我問她。
她搖搖頭,輕聲說:「想見,但不敢見。」
「不見也好。」「是的,」她點一點頭,嘆氣。
「但還是會想見。」那時候,所有人都跟她說,不可以再跟他這樣下去了。
她卻聽不進去,仍是一頭沉溺在他的溫柔之中,即使兩人之間,明明什麼都已經說穿了,但她還是相信,他是真的喜歡自己,還是期望,將來會有跟他開花結果的一天。但現實是,有一天,他不再接聽她的電話、回覆她的短訊;她到他的公司樓下等他,他避而不見;她到他的家附近堵他,他裝作不認識。

完全陌生的無情與冷淡,讓她當時一時之間接受不過來。
有多少次,她一個人忽然跪在街頭上,痛哭失聲;
有一段時期,她每天都需要約一個朋友,陪她發呆,也提防她因為突然失神,而發生意外。有多少個夜深,她睡不著,傳來訊息跟我說,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還可以怎麼樣。

有多少次,她對大家笑著說,她已經沒事了,已經不會再想了,不會再為那個人心痛了⋯⋯但過了一陣子,還是又再變得無比消沉。然後,有一天,她在臉書說,她會去台灣旅行,叫大家不用擔心。然後,一去就去了一整年。

「有些人,如果見了只會更加無奈,那倒不如不要再見,別讓自己變得更委屈。」
「我知道,而且,他不會主動出現在我面前,其實我也不擔心。」她微微苦笑一下,
又說:「這一年來,我想通了一件事情。其實我掛念的,是很喜歡我的那個他,是那一個他瞞著我尚未結婚、也沒有兒子的他,是那一個,我最初喜歡上的那個他、認識未深的那個他;但那個他,是已經不會再出現的了,即使他如今就站在我的面前,即使,他其實也一樣不捨得我⋯⋯」

我問她:「你是想說,你喜歡的,其實只不過是一個幻象嗎?」
她點點頭,說:「如果都只不過是夢幻泡影,那我何必過分執著一定要擁有,為什麼不可以讓自己簡單一點、純粹地喜歡那一個幻象?」說完,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
我也拿起自己的Rose Latte,怎知當喝下去,才發現那不是咖啡,而是甜膩的蜂蜜鮮奶。

「你⋯⋯」我看看她,只見她看著我在偷笑。
「為什麼這杯不是Rose Latte?」
「在台灣喝了太多咖啡,一喝,就會睡不著,所以戒了。」她回答得如常。
但以前,她也是常常喝咖啡,從來沒有因為喝咖啡而睡不著。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她微笑凝看著我,說:「就如剛剛所說,如果我對你說,我跟以前的自己一樣,完全沒有改變,跟最初一樣地自在快樂,也是騙你的;

但至少現在,我開始明白什麼事情都有它的期間,有它應該開始的時候,也有它應該完結的一刻,不能勉強,也不必逃避。如果能夠順其自然、讓自己懂得凡事隨心,就算偶爾會不開心、會感到寂寞,但至少我也可以預期,有天會過得快樂,可以去好好地過日子。」

「⋯⋯你真的有成長呢,懂得說出這一番話。」我有點被嚇呆。
「可能是因為在台灣的時候,看了太多心靈勵志的書吧。」她做個鬼臉,又說:「也因為,被他捨棄之後,我才有機會重新去尋找自我,去感受別人的溫柔,還有這一個世界的美好。」我呼了口氣,喝了一口蜂蜜鮮奶,

問:「那會再重新談戀愛嗎?」她看著我搖頭,
笑道:「又不是一定要接著戀愛,一個人也很好,何必太著急要找到某個人在一起。」「你說得就像是要得道了。」我笑了。
「我是認真的。」她看著我說,無比認真地。
「這一年來,真的很感謝你。」
「⋯⋯為什麼忽然感謝我?」我反問她,她只是靜靜地看著我,微微笑。
最後她搖一搖頭,呼了口氣,說:「謝謝你今天會來這兒找我。」
「其實我只是剛好路過而已。」我笑答。
「無論怎樣,我都很謝謝你。」然後她用雙手抓著我的手,緊緊地,卻低下頭來,不讓我看見她的面容。我看著她頭上輕軟的秀髮,聞到那絲曾經熟悉的氣味。

才知道,有些回憶,原來早已經被我埋藏在腦海深處。
三年前,我曾經很喜歡這個人,喜歡到,想給她最好的一切,想跟她共度餘生、白頭到老。但那時候,我們都太不成熟,太喜歡爭吵,對彼此都太沒有信心。

我總擔心,她有天會離我而去,她總擔心,我並不是真的喜歡她,就只是喜歡她的外表;結果,我們真的分開了,如我們自己胡思亂想的預期。然後,沒多久,她遇上他,跟他在一起⋯⋯

最後,她失去他,展開了之後那些難過的旅程。這一年來,我都一直在找尋她的蹤跡。曾經試過在忠孝東路,去遍了她可能會去的咖啡店;曾經試過在十分,希望會碰到放天燈的她;曾經試過騎著單車,在花蓮的海岸碰了多少天的運氣;

曾經在臺鐵上,看到一個很像她的身影,匆匆下車追尋了半天,最後才發現是另一個人;曾經在高雄的青年路上,奢望會碰到看日落的她;

曾經在高美濕地,看了一星期的風車,但是結果都沒有碰到她。直到這天,我在臉書看到她說,回來了。直到現在,她再一次離我這麼近,抬起臉來,看著我微笑。

「謝謝你。」她這樣說。
「我什麼都沒有做過啊。」我回答她,
又說:「我只有不小心把你錯過了。」她搖搖頭,輕輕笑了一下,說:「但如果沒有你,就沒有之後的我啊。如果沒有你,我就不會記起,我身邊原來還有很多天使,一直都在小心翼翼地,守護著我。」天使⋯⋯她的雙手,仍然緊握著我的手。

從她的指尖,彷彿可以感受得到她的溫柔與感激,還有那些無法言明的婉謝。
我知道,她是真的可以釋懷了。

我深深吸一口氣,看著眼前這一個,我曾經最愛、如今依然喜歡著的人。
她笑得像一個天使,讓人不忍心再去做出半點傷害,也不忍心再阻止她,自由自在地在天際上翱翔。也許真的是時候,應該釋懷了。是時候,去放開這一雙手。

天使的指紋
|作詞|林 夕
|作曲|李偉菘
|原唱|孫燕姿

靜悄悄 亂紛紛
都輸給了時間 卻沒有辜負青春
他誠懇 才不讓你等
你失落了黃昏 卻換來平靜夜深
眾裡尋人 錯愛只是為真愛作證
所謂魔鬼留下的傷痕 都是天使的指紋
燈火闌珊 何必急於看到那個人
能睡得安穩都只因為 那盞還沒開的燈
亮晶晶 黑沉沉
開了窗 關上門
誰給了你寂寞 寂寞還給你新生
誰的吻 都值得感恩
淚淋熄了慾望 笑卻雕琢了皺紋
眾裡尋人 錯愛只是為真愛作證
所謂魔鬼留下的傷痕 都是天使的指紋
燈火闌珊 何必急於看到那個人
能睡得安穩都只因為 那盞還沒開的燈
最初總堅持自以為是的緣份
最後才順其自然看花開無聲
離開你那個人
同時釋放了你 你為何不轉身
眾裡尋人 錯愛只是為真愛作證
每次告別留下的傷痕 都是天使的指紋
燈火闌珊 你急著要看到那個人
他也在尋找你的身影 你也讓別人在等


【書名: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

【作者簡介】 

Middle
香港寫作人,
喜歡寫,但不喜歡為寫而寫,
總是很忙,但享受忙裡偷閒。
  
林夕
畢業於香港大學文學院,主修翻譯。

(文章由春天出版提供)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