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系列】凰睨天下 | 故事小說 | 追讀

凤睨天下3.JPG

第一章:

從前的沈嫻,是個傻子。

可就是這樣一個傻子,搶佔了大楚無數女子的夢中情人——她嫁給了大楚第一大將軍,秦如涼。

聽說這門親事還是她倚傻賣傻硬討來的。那大將軍秦如涼本來有自己的心上人。

成親那天,京城裡下著雪,將府上喜慶的氣氛沖淡了許多。

秦如涼站在風雪裡,穿著吉服,寬肩窄腰,紅色衣襬極為豔麗,整個人身長玉立、英俊挺拔。

但是他看著沈嫻的眼神裡卻帶著凍人三尺的厭惡,道:“我這一輩子也不會喜歡一個傻子。既然你現在嫁進來了,要想繼續衣食無憂,就安分守己一些。”

他連多看一眼都覺得心煩,說罷拂袖離去。

新婚之夜,新房裡紅燭燃盡陷入一片漆黑。

所有人都以為新嫁進來的將軍夫人免不了獨守空房的命運,也就懶得伺候這位不受寵的夫人。

空空的迴廊一片蕭條冷清,只餘幾盞將歇未歇的燈籠,將寒夜映照得影影綽綽。

一道高大的人影堂而皇之地闖進新房來。

沈嫻轉動著不靈動的眼眸,看著來人,癡癡的笑,“如涼……”

旖旎一夜。

清晨起身時,滿床凌亂,只餘下破敗狼藉的沈嫻一個人。

後來她再沒見過秦如涼。秦如涼應是把她棄如敝履、轉頭即忘。

她這位將軍夫人當得名不副實,秦如涼漸漸把府裡的事務都交給柳眉嫵來打理。

私底下,將軍府的下人們見了柳眉嫵也要尊稱一聲夫人。

柳眉嫵,便是秦如涼的心上人。

這天,沈嫻去了秦如涼的院子。

她沒有撐傘,細碎的雪花落於她的發間和眉眼間,也清麗得出奇。

房內傳來旖旎的男女之聲。

是秦如涼和柳眉嫵。

雪下得大了些,等事後秦如涼打開房門時,還以為外面堆著一個雪人。

他有些懶散,形容中也難掩那股英氣,還是一下就認出了沈嫻,溫柔的眉目瞬時清冷如雪:“你來幹什麼?誰讓你進來的?”

適時房裡頭響起了柳眉嫵動人至極的聲音,道:“將軍,誰在外面?”

秦如涼不屑拿正眼瞧沈嫻,道:“一個不相干的人。”

秦如涼正要進屋,沈嫻忽然開口:“如涼,衣服。”她伸了伸手,把整齊疊著的衣裳送上前去。

原來她還知道天冷,她怕秦如涼凍著,就學做了一件衣服。

她今天第一次踏進主院裡,是來給他送衣服的。

適時柳眉嫵弱柳扶風地走出來,秦如涼順手便扣住了她的腰,摟了佳人入懷。

秦如涼嫌惡地看著沈嫻做的衣服,以及衣服下那雙被針扎得紅腫的手,冷道:“將軍府還沒有落魄到要你一個公主來做衣服的地步!與其做這些沒用的,不如先學著怎麼做個聰明人。”

柳眉嫵順著秦如涼的胸口,嬌軟地勸道:“將軍別生氣,公主也是一片好心,親手為將軍做衣服,委實難得呢。我看就收下吧。”

說著柳眉嫵款款走下門前臺階,來到沈嫻面前,像是挑釁一般,她面帶微笑地看著沈嫻,然後伸手來接,柔柔道:“公主真是有心了。”

沈嫻潛意識裡不想把衣服交給這個女人,她不想讓這個女人身上的氣味沾染她做的衣服,遂沒有鬆手。

可不知怎麼的,沈嫻沒有用力,約莫是雪天太滑,隨著柳眉嫵驚呼一聲,人就往後跌倒了去。

在秦如涼這個角度看來,恰恰以為是沈嫻推了柳眉嫵一把。

沈嫻見柳眉嫵倒在地上爬也爬不起來的樣子,有些被嚇到了。眨眼之間,一道光影籠罩在頭頂,寒冷得比這雪天更甚。

她一擡頭就看見秦如涼快要吃人的眼神,往後縮了縮。

秦如涼氣極,一拂手把她揮開,根本沒注意力道,沈嫻覺得被他打到的地方一陣鈍痛,踉蹌著也結實栽了個跟斗。

確實痛得難以爬起來,渾身都是刺骨的冰寒。沈嫻抽著氣,倒顧不上自己,新衣服從她手上滑落下來,散在了地上。

她匍匐過去剛要去撿,手指剛一碰到衣角,便有一雙黑色沉靴毫不留情地踩了上來。那黑靴不甘只把新衣服踩在腳下,輕輕一擡,便落在了她素白瘦削的手上。

靴底摩擦著手指骨節傳來清晰的痛楚,讓沈嫻蜷縮成一團,發出輕輕的悶哼聲。

秦如涼抱著柳眉嫵,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如俯視螻蟻一般,道:“再有下次,就別怪我廢了你的這雙手。”

說著他轉身進屋,背影決絕,柳眉嫵的衣裙從他腰邊輕盈地飄飛出來,給那生硬的背影憑添了兩分柔婉,然他說出來的話卻像是刀子般刮人。

“滾,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許踏進這裡半步。”

“將軍不要生氣了,是眉嫵自己不小心,不怪公主的……”

沈嫻慢吞吞起身,還是將被雪濡溼的衣裳寶貝地拾撿起來疊好,抽著氣放在秦如涼的房門口,轉身離開。

沒想到第二天,衣服又被送了回來,而且是柳眉嫵親自送來的。

沈嫻一看,衣服已經被剪成了一塊一塊的碎片。

柳眉嫵不以為意道:“將軍官居一品,有頭有臉,家裡備好的衣衫全都獨一無二,怎會穿這樣子窮酸的衣。我勸你,以後都不要給將軍做任何東西,昨天只是對你略懲小戒。”她美眸流轉,鄙夷地看著沈嫻,“你以為進了這將軍府,還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嗎?”

1 2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