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沒有情,沒有愛,可他們卻走到了一起。是誰先動了情? | 故事小說 | 追讀

第一章不是你勾引我麼

男人熾熱的身軀壓上來,陸淺淺的腦子轟一聲炸了。

“先生……你認錯人了……”她奮力想要推開身上的人,卻沒想到剛伸出去的手被那人揮開。

“不是你勾引我麼?”男人捏住她的下巴,狹長的丹鳳眼裡閃著魅惑的神色與竭力隱藏的憤怒。

陸淺淺被那如同狼一般的眼神看的害怕:“我、我沒有……”

安君墨冷哼:“做作。”


他慍怒的咬上陸淺淺的肩,鼻尖嗅到女子身上的清香,眉頭皺的更緊,“有膽子做,就要有膽子承受!”

“你在說什麼……我、我什麼都沒有做……”陸淺淺不知道這男人發瘋什麼,莫名其妙闖入她的房間做這些。

男人溫熱的脣覆上,將她的所有話語都吞入腹中,不允許她再說一個字。

衣裙被撕裂,男人進入的那一霎那,陸淺淺因為疼痛而驚呼出聲。

再次醒來的時候,是陸淺淺聽到一陣嘈雜聲。

她從被窩裡探出頭來,還沒意識到怎麼回事,就看到父親陸同峰帶著一群人無比惱怒的衝進來:“你們在做什麼!”

“陸總看不出麼?”低沉而富有磁性的聲音從她身旁傳來,陸淺淺這才意識到自己身旁還躺了個男人!

安君墨倚在床邊,沒有絲毫被捉姦在床的窘迫,反而一派從容。單薄的羽絨被遮住了他大半身軀,唯有健碩的胸肌裸露在外。

“安總……”陸同峰握了握拳,“您怎麼能來我女兒的房間!淺淺她……她……”

安君墨瞥了眼躲在被子裡的陸淺淺,剜向陸同峰:“你是打算這樣跟我談,還是出去談?”

陸同峰一愣,隨即嘴角扯起一抹笑意:“出去談!我在外頭等您!”說罷,他轉過身去,“散了散了!都散了!”

陸家的親眷一一退出去,安君墨的眼中閃過一道冷意。

他下床穿衣,望見被子裡還蜷縮著瑟瑟發抖的一團,眼神由衷的閃過厭惡。

這間總統套房裡,臥室外是客廳,陸同峰已經等在那裡。

見安君墨出來,他立刻露出討好與為難的笑容:“安總,我們家淺淺還是個女孩子……你……怎麼能毀她清白!”

“多少錢?”安君墨厭煩的打斷他。

陸同峰詫異於安君墨的果斷:“安總?您怎麼能這樣說呢……我們家淺淺……”

安君墨眼神冰冷的打斷他:“我記得昨晚的房間是陸總親自安排的吧?”

陸同峰被那眼神望的渾身發涼,立刻吐出早已經想好的數字:“一億!”

“祕書會打到你賬戶上。希望陸總吞的下。”安君墨轉身離去,自始至終連陸淺淺的名字都沒有問過。

陸同峰在原地欣喜若狂!完全沒有聽出來安君墨語氣裡的威脅。

報一個億原本只是為了方便與安君墨討價還價,沒想到對方一口就答應下來。

安氏國際不愧是頂尖集團!

在他的狂喜中,陸淺淺膽怯的從臥室裡出來:“爸……我……”

因為那即將到手的一億,向來對她不冷不熱的陸同峰難得露出一個笑來:“你早點回學校去。”

“我已經畢業了……”陸淺淺低聲道。

陸同峰不以為意:“那就去上班。房間我已經退了,你別賴著不走。”

“爸……這是怎麼回事?”因為昨晚的事,陸淺淺的身子異常難受。


第二章懷孕

“和你沒關係的事少問!”陸同峰丟下這句話,便快步離去。

怎麼會和她沒關係呢……

她失了清白……

陸淺淺愣在原地,思索很久,給男友林皓軒打去電話。

剛接通,裡面就傳來林皓軒的怒斥:“陸淺淺!你還有臉給我打電話?你昨晚做了什麼好事,以為我不知道?”

“皓軒……我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昨晚林皓軒讓她來這裡給他送衣服。陸淺淺喝了杯水後覺得渾身乏力,林皓軒就讓她去裡面休息。

之後,那個男人就來了……

想起安君墨昨晚的狠厲,陸淺淺的身子忍不住發顫:“皓軒……”

“別喊我!”隨即電話被掛斷,只剩下無盡的盲音。

陸淺淺不死心,再打,始終都是無人接聽。

兩個月的時間眨眼而過,陸淺淺在一家不大的公司找到一份文員工作。工作很多,工資卻不高,付掉房租勉強夠她過日子。

那晚痛苦的記憶,經過一個月的時間也總算是慢慢淡了下去。

這一晚,陸淺淺一如既往的在加班。正在複印文件,驟然感覺頭暈眼花,隨即整個人暈倒在地。

她醒來之時,病床旁只有組長在:“淺淺,快給你男朋友打電話,你懷孕兩個月了。”

這話如同驚雷一般在陸淺淺耳朵邊炸開。

她與林皓軒在一起三年,只牽過手,完全沒有進一步的深入。兩個月的時間,孩子是那個男人的!

陸淺淺不敢相信:“會不會是誤診?”
“誤診什麼呀?你們這些小年輕,也不知道做好措施。懷孕傻眼了吧?快通知他!我家裡還有事,先走了。”組長囑咐幾句後很快離開。

陸淺淺不知所措。她成年後,家裡就沒再給過她一分錢,所有的學費都還是她自己打工掙得。

現在好不容易找了份工作,自己節衣縮食都過的磕磕絆絆,養孩子根本就不可能辦到……

都怪那天忘記吃避孕藥了!

她懊悔無比,直奔護士臺詢問人流的事。在護士不屑的眼神下,她預約了三天後手術。

忐忑的拿著手術單等候在走廊裡,陸淺淺的身子驀然被人一撞。

“是你?”陸月溪見是陸淺淺,一把搶過她手上的手術單,“你懷孕了?誰的孩子?”

“和你沒關係。”陸淺淺不想跟她爭辯,擡手想要去將手術單搶回來,被陸月溪一把揮開。

“你怕什麼?你好歹也是我同父異母的親姐姐。”話雖如此,陸月溪的語氣裡滿是譏諷。

“還給我!”陸淺淺又一次想要去將東西搶回來,被陸月溪猛地揮開。

她重心不穩,整個人朝後倒去,沒想到又撞上一人。被那人順手一扶,陸淺淺反而站穩了。

“不好意思……”陸淺淺習慣的道歉,回頭見到那人的一瞬間,整個人都僵在原地。

居然是那晚的那個人!

安君墨見是她,也不快的皺眉。

原本正被安君墨俊朗外表所傾倒的陸月溪,見兩人似乎認識,眼中閃過一道恨意,立刻給陸同峰打電話:“喂?爸!姐姐懷孕了!不知道是誰的野種!已經一個月啦!”

這話看似是說給陸同峰,實際卻讓安君墨聽得清清楚楚。

一瞬間,那張稜角分明的臉冷峻到極點!



1 2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