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男人背叛時,你會選擇毫不猶豫的勇敢離開,還是停留原地等待道歉呢? | 故事小說 | 追讀

白首不相離2.png

第一章:婚禮上的驚

賀梓凝心一緊,死死盯著臺上的喬南之,半年前,這個男人還是她的未婚夫。

而這場定婚禮,原本是給她和喬南之舉辦的!

可是一場車禍之後,喬南之失去記憶,她清楚的記得再次見到喬南之之後,他滿眼厭惡的看著她說:“賀梓凝,你讓我感到噁心。”

明明曾經彼此那麼深愛,怎麼突然就那麼厭惡她呢?

再後來,簡安安哭著對她說,她和喬南之有了夫妻之實,希望她可以成全。

當年,她和簡安安同一天出生,醫院醫生出錯,兩家抱錯了孩子。她從小在簡家長大,直到16歲時候,才因為生病,查到血型和簡父簡母不同,發現抱錯。於是,這才找到賀家,將兩個孩子換了回來。

只是賀梓凝在回到自家之後不到兩個月,親生父母就離奇失蹤。簡父簡母怕圈子裡的人說他們太薄情,又將她接了回家,只是,態度幡然不同。

雖然明白簡安安才是簡父簡母親生女兒,可是當聽到自己叫了十六年的爸媽親口叫她把未婚夫喬南之讓給簡安安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

她也哭著問過他們:“我也曾經是你們的女兒,你們也知道喬南之和我在一起經歷了多少,為什麼非要拆散我們?”

可換來的,只有冷酷無情的一巴掌。

她去找喬南之,可他只是厭惡的看著他說:“賀梓凝,要不是看在你和安安也算是姐妹的份上,我會和你多說一句話?想不到你這麼惡毒,竟然企圖搶姐妹的男朋友,真是噁心。你走吧,我永遠不想再看見你!”

她想不到,一個人失憶起來,竟然能忘掉得這麼幹淨!

怎麼就一點痕跡也沒有了呢?

甚至,深愛變成了厭惡,關心變成了刺傷。所有的一切,全部顛覆!

賀梓凝想著往期的一幕幕,心底抽痛的厲害。

不遠處,站在臺上的簡安安瞥見在人群中蠢蠢欲動的賀梓凝,立刻朝父母使了個眼色。

看來她的“好姐妹”這是還不願意死心啊!

賀梓凝剛想踏出一步,簡父簡母那張臉就出現在面前。

“梓凝,你想幹什麼,這是安安的訂婚禮,你不許打擾他們。”

“爸,媽,你們想多了,我只是來祝福他們的,順便,問問喬南之幾句話。”

看著簡父簡母慌亂的神色,賀梓凝冷笑,嘴脣微勾。

怎麼,移花接木的事情都做出來了,還怕東窗事發?

人群裡喧喧嚷嚷,賀梓凝看著喬南之,嘴角劃出一抹弧度,拿出包包裡的可樂戒指,對著喬南之道:“這是你當初送給我的東西,現在我還給你,喬南之,從此以後你我一別兩寬,各生歡喜,再不相干!”

易拉環清脆的碰撞聲在整個大廳裡顯得格外清脆,喬南之看著那個易拉環,只覺得腦海裡有什麼東西呼之欲出,扯得他的大腦生疼。

這時他忽然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扯著他的衣袖,他低頭一看,簡安安嬌豔的小臉已經泫然欲泣:“南之,我胃裡有些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懷孕了,我們趕緊宣誓完回房間休息好不好?”

是了,他愛人是簡安安,這個賀梓凝又想來破壞他跟安安的感情。

只是一瞬間,喬南之剛剛還迷茫的雙眼頓時恢復清明。

簡安安忙笑道:“梓凝真會開玩笑,剛高考完想必是累的腦子糊塗了吧?爸媽,你們趕緊帶梓凝去休息。”

簡安安嘴角帶著幸福的微笑,可只有賀梓凝知道簡安安其實背地裡一肚子壞水。

見喬南之無動於衷,賀梓凝眼底一閃而逝的失落。

她被簡父簡母連拉帶扯的拖出了禮堂,帶到了一處沒人的房間,二人指著她的腦袋狠狠罵道:“今天是安安的婚禮,你竟然還想破壞,你怎麼這麼惡毒?!”

惡毒?

賀梓凝理都不想理會這兩個人,到底是誰惡毒,呵呵!

“你就在這裡,直到婚禮結束,才能離開這個房間!”

“啪嗒”幾聲,賀梓凝沒想到爸媽竟然還將房間上鎖,也好,她根本不想出去。

是夜,別墅燈火輝煌,人流不息。

簡安挽著喬南之的手臂,淺笑祝福,轉身的剎那,視線落在樓上那個黑暗的小閣樓,嘴角揚起一抹神祕的微笑。

不知道她的“好姐妹”會不會滿意她準備的這份大禮物?想想都有些期待呢!

房間裡,賀梓凝呆著無聊,看房間裡什麼都有,索性洗了澡再矇頭大睡,打定主意等這個訂婚禮之後,她就去剛剛考上的大學申請助學貸款,再也不要和簡家有任何牽扯!

誰也沒有留意到,此刻,賀梓凝所在的房門被悄然打開.. 



1 2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