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生父親因生意出賣她,男友又出軌自己的妹妹,如此,你還相信愛嗎? | 故事小說 | 追讀

第1章 碰瓷?

夏日的炎熱過後,迎來了一場和颱風一起襲來的瓢潑大雨。

雨淅淅瀝瀝的下,夾雜著雷聲轟隆,天色陰沉如夜。

一條柏油馬路上,幾乎已經沒了車輛,撐著傘的人更是隻有幾個,每個都行色匆忙。

喬千千拎著一雙高跟鞋,赤著腳走在馬路上,她穿著一條純白的長裙,此刻已經被雨水打溼。

風雨打在臉上,她卻面無表情地繼續向前走,沒有知覺一般。

三天前,她和尹恆的訂婚紀念日,她被尹恆親手送進的拘留所。

只因為,自己傷了喬曦,給了喬曦一個巴掌。

喬千千閉了閉眼,腦海中不斷浮現當天的畫面。

她本來懷著愉悅的心情,還準備了一份禮物,偷偷進入了他們預備作為婚房的別墅。

尹恆平日事務繁忙,她提前做了一桌的菜,想要等他回來,和他一起慶祝。

也為了和他道歉……

從白天忙到傍晚,喬千千聽到響動時,先躲在了臥室裡,想要給尹恆一份驚喜,可沒想到,尹恆居然直接到了臥室。

還帶著一個女人。

臥室外有一個小陽臺,喬千千躲在陽臺上,聽足了他們的活色生香……

直到她忍不住,才拉開門,撩起窗簾,衝上去給了尹恆還有那個女人一個巴掌!

可一冷靜下來,她才發現,那個女人居然是自己的妹妹,喬曦……

再之後,尹恆冰冷著臉報了警,以私闖民宅的名義,把她送入了拘留所,拘留三天。

這三天裡,她只喝一些清水,心裡絕望又憤恨……

四年的感情,居然就這樣絲毫不剩!

而自己,也像當年的媽媽一樣,像敗給繼母一樣,敗給了喬曦……

她不甘心!

卻又,無能為力……

一道閃電劈過天際,雷聲陣陣,喬千千低著頭,像一縷遊魂一樣,走在斑馬線上。

沒有注意到,對面的紅綠燈,已經由綠轉紅。

這時候,一輛黑色的賓利歐陸開到她身前一米左右,下一秒,她再也撐不住虛弱的身體,腿一軟,就朝旁倒下去,整個人都陷入昏暗。

“尹恆,我恨你……”她喃喃念出這句話,再沒了意識。

那輛賓利歐陸立刻急剎車,很快,一個年輕男人撐著一把黑傘,遮在了從後座開門下車的男人身上。

那男人穿著一身黑色暗紋西服,將他的膚色襯得蒼白,英俊的容貌上表情淡淡,鳳眼上壓著一雙長眉,眼窩微深,清貴冷漠。

“碰瓷?”男人走近,站在喬千千的身旁,低頭觀察著她。

“季總。”旁邊的人說:“蘇小姐那還等著你……”

提到蘇小姐時,男人神色頓時如若冰霜,他輕哂了一聲,轉身準備上車:“她自己選的路,就讓她自己走。我跟在她身後,算怎麼回事?”

話中句句帶刺,他低身上了車,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喬千千,道:“帶上來,去醫院。”

年輕男人一愣,追問道:“真的不去赴約了?”

季祈謙閉上眼,半張臉都遮在昏暗裡:“送人去醫院,沈林,不要讓我再說一遍。”


第2章 破產

高級單人病房裡,消毒水的氣息還沒散去。

喬千千費力地睜開眼,動了動手,才發現自己手上扎著針。

這是……醫院?

自己怎麼會在醫院?

窗外的大雨仍舊未停,喬千千的頭仍舊悶痛著,昏倒之前的記憶也慢慢浮現……

這時候,病房門被打開,一個護士走了進來。

“哎,你醒啦?”小護士走到她旁邊,摸了摸她的額頭,替她換了一瓶水吊著:“你男朋友還在外頭呢。”

她邊說著,便扭頭朝外喊了一句:“病人醒了!”

男朋友?

尹恆?

不,不可能……他親手把自己送入了拘留所,怎麼可能會是他……

那還會有誰呢?

喬千千還愣著,病房門再被打開,一個穿著銀灰色西裝的人走了進來,他戴著一副眼鏡,模樣和善:“這位小姐,你醒了?”

喬千千茫然地看著他。

他是誰?

“噢!我姓沈,叫沈林。”沈林反應過來,微笑著道:“你既然醒了,那我和季總就先走了。你放心,醫藥費我們已經結清,你想要離開的時候自行離開就好。”

喬千千看著他那件剪裁良好的西裝,價格不菲,再掃了一眼這間高級病房,腦子一轉,就明白過來,把自己送到這裡,是沈林口中那位“季總”的意思。

而那位季總,肯定是個不差錢的人。

她抿了抿乾裂蒼白的脣,啞著聲對即將離開的沈林道:“能不能留個聯繫方式?”

聯繫方式?

沈林站定腳步,面上神色未改,依舊是那副和善樣:“這位小姐,我們……”

喬千千知道他想說什麼,是怕自己黏上他們,於是開口打斷他:“有沒有紙和筆,我想寫一份欠條。”

即使淪落到現在這般地步,她也沒有欠一個陌生人錢的習慣。

“欠條?”沈林一愣。

季祈謙在這時走進病房,他看見喬千千醒了,長眉一壓,眼神投向沈林:“沈林,還沒好?”

他腳下皮鞋帶著點水跡,眉一擰,英俊的面容上有著稍許不耐。

沈林忙道:“好了好了,走吧季總。”

剛才蘇小姐來了電話,看季祈謙這樣,兩個人肯定又爭執了一番!

他可不想撞在槍口上,餘光瞥到床頭櫃上有紙筆,他馬上寫了一個手機號,遞給喬千千道:“如果小姐你有事,就打這個電話。”

他寫字的時間裡,季祈謙已經直接轉過身離開病房,腳步聲逐漸遠去。

沈林立刻離開病房,追了上去。

“哎呀……原來不是你男朋友嗎?”見證了這一切的小護士,有點尷尬。

男朋友?

她的男朋友早已經在她的心底埋葬了。

喬千千當然說不出口,只抿嘴禮貌地笑了笑:“沒事。”

她想起剛才那個男人,衣服是手工定製的,語氣是上位者常有的,應該是個不凡的男人。

但是,那也與自己無關。

她連尹恆都失去了,和那種明顯矜貴高冷的人,除了今天命運偶然的安排,可能以後是再也不會有交集了。

尹恆……

想起尹恆,喬千千眼神黯淡,她輕輕嘆了口氣,拿過一邊的遙控器,打開了電視。

“馮氏破產,數百員工面臨裁員,何去何從……”

喬千千猛地擡頭,不可思議地攥緊了遙控器。

馮氏……破產?!


第3章不見了?

清晨,玉水苑。

喬千千從出租車上下來,她換了一條長裙,烏黑的頭髮綁在腦後,膚色蒼白得不健康,脣瓣發白,看起來就虛弱得很。

走到一棟別墅前,她看著這個自己生長了將近二十年的地方,心中忐忑。

她的幸運和不幸,曾在這裡交相上演。

猶疑了很久,她還是按下了門鈴。

“誰啊?”紅木門被打開,一個圍著圍裙瘦小乾癟的中年女人出現,正是在喬家做了二十年傭人的林媽。

看到喬千千的時候,她眼睛一亮:“大小姐!?”

可下一秒,她又道:“你回來幹什麼!先生太太都不歡迎你,你快走!做了那種醜事,也敢回來?還不快走!”

面對著林媽的態度,喬千千抿了抿脣:“林媽,我……”

她話沒說完,另一道女聲響起:“是千千回來了,林媽你怎麼不讓她進呢?誰說家裡不歡迎她了,林媽,還不讓千千進來!”

聽到這個聲音時,喬千千身體一僵。

林媽嘆了口氣,不情不願地讓在一邊:“大小姐,您進來吧。”

喬千千最終還是進了家,這個曾經屬於自己,又將自己拋棄的家。

一進客廳,她就看見一個穿著絲綢旗袍的中年女人,女人保養得當,頭髮綰起,妝容精緻得無懈可擊,典型的富家太太,也是她的後母於如錦。

“千千,你總算回來了。”於如錦面前擺著一杯紅茶,她嘴脣鮮紅,笑著說:“好幾天沒見,我還擔心著呢。”

擔心?

擔心自己沒死在拘留所裡?

喬千千冷著臉,把她的話當作耳旁風,徑直上了樓,不想與她過多糾纏。

畢竟自己這次回來,是為了拿回東西,能夠去緩解馮家的危機。

三個月前,她走得狼狽,只帶了幾件衣服,不知道自己祕密藏著的東西,是否還在……

她的房間在三樓,是家裡採光最好的地方,忐忑地推了推門,卻發現門根本沒鎖。

喬千千一怔,心裡想不得太多,立刻進門,走到書桌前,把手伸到裡面,拉開了暗藏著的抽屜,拿到眼前一看——

不見了!?

“怎麼會……”她看著空空如也的抽屜,不可置信。

作為喬家千金,從小她都會收到數百萬的壓歲錢,但媽媽教導她不要揮霍,就幫她存在一張卡里,而自己就偷偷藏在了書桌裡。

這件事,誰也不知道。

可是,那張卡,不見了……

“媽,快看,我總算拍到了這頂王冠!”清脆的少女聲在樓下響起:“多虧了喬千千的六千萬,不然我還買不下呢!”

六千萬?!

喬千千心裡一跳,立刻出門,跑到了樓下。

只看見喬曦穿著一身淡藍色的紗裙,栗色捲髮盤成丸子頭,妝容粉嫩,就像一個真正的千金小姐,漂亮而無害。

而她的手裡,正小心翼翼地捧著一頂珠光寶氣的王冠。

“我的錢呢?”喬千千的嗓子啞著,語氣冰冷,她一手揮落那頂王冠:“喬曦,我的錢呢?!”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