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懷胎歸來,父親慘死,未婚夫和繼妹串通將她趕出慕家,三年後回歸,她不得不惹上那個高高在上的男人.. | 故事小說 | 追讀

第001章:要我……

“慕微瀾,二十一歲,北城大學畢業,無男女經驗,身體健康……”

對面坐著的男人,看完資料後,合上,微微擰眉問:“你確定要代孕?”

慕微瀾雙手揪著裙襬,稍顯稚嫩的清麗小臉上,又急又慌:“我確定,我很需要這筆錢。”

“你要多少錢?”

她一怔,底氣不足的囁嚅著嘴脣小聲道:“一……一千萬。”

男人眉心皺的更深了,“在懷上孩子到生下孩子期間十個月,為了保密,你不得離開這裡半步,並且不準聯繫任何人。你能做得到嗎?”

慕微瀾指節攥的青白,深吸一口氣,顫巍巍的開口道:“我、我可以答應,但我有個條件。”

“說。”

“簽完這份協議後,我一懷上孩子就把一千萬打到我指定的這個賬戶上,我急用。”

呵,還真是遇上個只要錢的丫頭片子。

男人眼底閃過一絲鄙夷,“好,沒問題,準備一下吧,金主今晚八點會來。那位主不好伺候,你最好一個月內能懷上孩子,否則,一千萬沒準打水漂。”

……

晚上,即將八點。

慕微瀾被洗乾淨送進別墅一間黑漆漆的屋子裡,伸手不見五指。

屋子裡靜的能聽見牆上的秒鐘走動。

不知過了多久,門忽然被打開,黑暗中,走進來一個男人,周圍黑的連男人身形都看不見,她想抱緊自己,身子卻被一隻大手握住,拋上大床。

“一千萬,口氣不小。”

男人冰冷譏誚的聲音在靜謐的空氣中響起,刺的慕微瀾心口鮮血淋漓。

她緊緊閉上眼睛,咬著脣瓣顫聲道:“要做就快點做,別廢話!”

男人似乎不屑的冷哼了一聲,欺身而上……

痛……!

慕微瀾死死咬住脣瓣,仰頭,眼淚從眼角簌簌滑落,緩緩閉上雙眼……

只要熬過今晚,慕氏企業就有救了,父親就不用因為還不起債務去坐牢了……

她強忍著疼痛,攀上男人的脖子,湊上香軟紅脣,用青澀而勾人的聲音撩撥他:“要我,狠狠的……”

男人抵在她耳邊森寒開口:“別後悔。”

……

一整夜,慕微瀾差點死過去,渾身痠痛不堪,像散架一般,一根手指頭都動彈不了。

窗簾外的陽光明晃晃的閃過她的眼睛,昨晚的男人早已離開,別墅裡的傭人推門進來,公式化的冷聲開口:“在你懷上孩子之前,先生每晚都會來,如果一個月後,你還沒懷孕,就收拾包袱走人。”

慕微瀾捏緊拳頭,她一定會懷上孩子的,一定會的。

整整七夜,不死不休的強歡,猶如置身於地獄,生不如死……

一個月後,她被檢測出已孕。

“一千萬,我們先生已經命人打入了那個賬戶,從現在起,你就開始安心養胎吧!”

慕微瀾不知該哭還是該笑,激動的抓住傭人的手,“我想給我爸爸打個電話,問個平安,我想問他有沒有收到那一千萬,求求你,幫幫我好不好?我保證,什麼都不說!我保證……求你了……”

許是中年女傭人見她實在可憐,眉心皺了下,有些動容,“你想說什麼,我可以幫你發條短信給他。但是,僅此一次!”

……

十個月後,慕微瀾躺在別墅產床上,大汗淋漓。

一道道刺耳的叫聲穿破屋子,女醫生從容鎮靜的站在一邊催產,“用力點,再用力點,孩子頭快出來了!”

慕微瀾咬緊牙關,在最後一個用力中,終於誕下嬰兒。

一聲響亮的嬰兒啼哭聲。

女醫生動作迅速的將嬰兒放進保溫箱中,“立刻帶走。”

躺在床上下身一片血水的慕微瀾,小臉上眼淚和汗水交織,虛弱開口:“請讓我看孩子一眼……”

可她的請求,根本無濟於事,孩子被裝在保溫箱裡很快被人抱走。

她甚至,連她的孩子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別墅外,一輛黑色奢華的限量版邁巴赫。

車上的男人瞧著保溫箱裡皺巴巴還帶著血水的小嬰兒,眉心微皺。

“傅總,這孩子像您。”

男人聲音清冷低沉,“……你哪裡看出像了?去醫院。”

“是。”

產床上,慕微瀾跌跌撞撞的爬起來,望向窗外,留給她的,卻只是一個黑色車影。

……

在生完孩子的第二天,慕微瀾甚至沒來得及休養,便匆匆趕回了慕家。

慕微瀾站在門外,想了好幾個關於這消失十月的理由,深呼吸了下,正想擡手摁響門鈴,卻發現門是虛掩著的。

她輕輕推門進去,客廳裡沒有人。

奇怪,家裡沒人嗎?就算爸爸去上班了,可是沈阿姨和婉約應該在家。

她正打算往樓上走去時,樓上長廊裡閃過兩道熟悉的身影——

男人的大手在女人挺翹的臀上調情的掐了一把,女人攥著拳頭在他胸膛捶了下,嬌嗔著道:“討厭,你什麼時候娶我嘛!你不會還想著那個慕微瀾吧?她一聲不吭的消失了十個月……”

“我怎麼可能想著她?當初我跟她在一起,不過是因為她是慕家的千金,她跟你比起來,實在太無趣。”男人低頭覆在女人耳廓邊,曖昧的道,“尤其是在床上,她哪有你花樣多。”

女人千嬌百媚的往男人懷裡癱軟,“哼,你害的人家到現在腿還酸著呢。”

樓下,慕微瀾小臉血色瞬間褪去,目光憤恨淒冷的盯著樓上光明正大偷情的一男一女。

這正對著她後媽的女兒說著葷話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她慕微瀾的男朋友簡哲。

她不過是消失了十個月,她這個好男朋友,竟然跟她的好妹妹沈婉約勾搭在一起!

渣男,賤女!


第002章:一千萬被吞

慕微瀾?!你怎麼在這裡?”

忽然,一道中年女聲冰冰的傳來,她一回頭,便看見她的後媽沈秋從外面進來。

而樓上那對渣男賤女聽見了動靜,也朝樓下看去。

簡哲眸底閃過一絲驚慌,“微瀾,你、你怎麼回來了?”

慕微瀾彎脣,冷笑的盯著簡哲:“這裡是我家,我怎麼就不能回來了?”

靠在簡哲懷裡的沈婉約,紅脣一勾,譏誚道:“你家?這棟別墅,現在可不叫慕家。”

慕微瀾眉心一蹙,“你什麼意思?”

沈婉約穿著短裙踩著高跟鞋,步步走下樓梯,“十個月前,你爸爸慕光慶跳樓自殺,欠了一屁股債,要不是我媽,這棟別墅都要被抵押出去!所以,這棟房子現在不姓慕!姓沈!”

跳樓……自殺?怎麼可能!

慕微瀾一把揪住沈婉約的衣領子,臉色慘白激動的怒道:“你胡說八道什麼!我爸爸怎麼可能跳樓自殺!你把話給我說清楚!”

“你說話就說話!動手動腳幹什麼!慕微瀾你放開我!”

砰——!

慕微瀾被簡哲狠狠推倒在地!

渾身骨折般的疼痛!

她猩紅著雙眼,瞪著簡哲和沈婉約,“你們還我爸爸!是不是你們合起夥來害死我爸爸的!”

“夠了!你現在還有臉來問你爸爸?你爸爸出事的時候你在哪裡!你一聲不吭的消失了整整十個月現在才想起你爸爸?哼!你那短命鬼爸爸早就被債主逼的跳樓自殺了!”

“不可能!我明明給他賬戶打了一千萬!他不可能走投無路去自殺的!”

“一千萬?哼,你做什麼白日夢!你哪來的一千萬?”

慕微瀾的腦子嗡嗡亂響,她盯著沈秋惡毒的眼光,腦子裡滑過一個可怕的猜想。

——沈秋,父親的第二任妻子,她的後媽,吞走了她用尊嚴和清白換來的一千萬。

而這一千萬,是父親的救命錢!

慕微瀾氣的渾身發抖,連聲音都是顫慄的,她哽咽著道:“是你們吞掉了那一千萬?是你們逼死了我爸爸對不對?!你們還我爸爸!你們還我爸爸……!”

她爬起來,動作迅速的抄過一邊桌上的水果刀就往沈秋和沈婉約刺去!

“啊——!她瘋了!簡哲!快攔住這個瘋子!”

簡哲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子,水果刀劃過她的手臂,陡然掉落在地,被簡哲一腳踢到遠處。

沈秋防備的盯著她,惱怒的呵斥:“婉約!去把她爸爸的骨灰盒拿出來還給她!”

慕微瀾翕張著脣瓣,怔怔看著那骨灰盒……

爸爸的骨灰盒……那裡面,裝的真的是爸爸嗎?

沈秋一把奪過骨灰盒,往慕微瀾懷裡一丟,“現在墓地這麼貴!放家裡還晦氣!還給你!以後見到我們,別說認識我們!”

慕微瀾緊緊抱住骨灰盒,眼淚滾滾墜落,“爸爸……你為什麼要跳樓……小瀾還沒有見到你最後一面你怎麼可以走……你說過要等小瀾回來的……你答應過的……”

“抱著你爸爸的骨灰盒,趕緊滾吧!簡哲!把她轟出去!”

簡哲粗暴的扯著她受傷的手臂,將她狠狠推向門外,還“好心”的丟了一百塊現金給她,“微瀾,下大雨了,你趕緊打車走吧!以後別再來這裡了!”

她捏著一百塊鈔票,“你在打發乞丐嗎?”

一百塊,在她纖細的手指尖,瞬間被撕成碎片,揚在他臉上,“簡哲!你和沈秋母女對我所做的一切,來日,我會不惜任何代價百倍千倍的奉還給你們!”

簡哲眉心滑過不耐,將門,大力甩上!

門風砸在她灰白的小臉上,刺骨的冷。

慕微瀾抱著骨灰盒,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在大雨滂沱裡,黑夜下,她的身影被拉的長而孤獨……

“爸爸,小瀾帶你回家了。”

在雨夜中不知走了多久,噗通一聲,慕微瀾體力透支的雙膝跪在冰冷刺骨的雨水中,她將骨灰盒小心翼翼的護在懷中,纖細的手臂擋著大雨,垂下慘白毫無血色的小臉,脣角輕輕勾了勾,“爸爸,小瀾走不動了,我們沒有家了……但總有一天,小瀾會帶你回真正的家……!”

雨夜下,一道刺目的光芒閃了過來。

一輛黑色低調奢華的限量版邁巴赫,在一個急剎車後,穩穩停下。

車內,司機探頭望向車前暈倒的瘦弱身影,緊張的道:“傅總,不好了,撞了個女人。”

男人冷峻的臉龐,被隱沒在半明半暗的光線裡,臉上的情緒難辨,清冷開口:“把人拎上來,帶去醫院。”

1 2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