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選擇兩情相悅的夢幻愛情,還是門當戶對卻沒感情基礎的婚姻呢? | 故事小說 | 追讀

天才醫妃很傾城1(建議做封面素材).png

第一章:活了 ?

“活了?”

伴隨著這聲清冷的帶著一絲不確定的聲音,蘇年有些艱難的睜開眼睛。

入目一片大紅的喜服,一個長相俊美的男人正略帶疑惑的打量著她,眉眼裡有著深思。

兩人對視了幾秒,蘇年感覺自己的腦子炸了,無數的畫面如同泉水一般噴湧而出,炸的她猝不及防。

她竟然穿了?!

明明前一秒還在給病人動手術,下一秒卻莫名的穿到了這個叫戚卿苒的女人的身上。

今日是這女人的洞房花燭,眼前的男人正是她的夫君,逍遙王燕北溟。

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女人竟然在這一天選擇了上吊自殺。

如此巨大的信息量,饒是一貫鎮定的蘇年此時都不由有些懵圈了。

“你……”

想要掌握主動權,她率先開口,一開口,卻覺得自己的嗓子說不出的疼,聲音也難聽的要死,如同破掉的風琴一般,又粗又啞。

伸手一摸脖子,她忍不住‘嘶’了一聲。

見到她的動作,燕北溟眼中深意更甚。

脖子上的印記做不了假,之前明明沒有了呼吸,怎麼現在反而卻活了過來?

不怪下人們驚恐,便連他都覺得此事充滿了詭異。

難道之前服用了什麼詐死的藥?她倒還真是準備充裕。

燕北溟眼中閃過一抹淡淡的嘲弄。

“倒還真的是活了!”

“既如此,那喪禮便也省了。”

“你既無意,本王自也不會強求。你也無需再尋死覓活,明日,本王便進宮求父皇賜一道

聖旨同你和離,了卻你的心願,你自可以繼續去追你的太子殿下。”

說這話的時候,燕北溟神色淡淡,讓人看不出什麼情緒。

京城裡無人不知道戚家二房那病弱的女兒愛慕太子殿下,她做的那些事不用打聽都能知道一籮筐。

她早已經成為京城裡的一笑柄。

拜她所賜,如今他也變得同她一樣出名,想到京城裡傳的那句,“病秧子配瘸子剛剛好”,他的眉眼裡便不自覺閃過一抹嘲諷。

可不是,一個名聲盡毀的病秧子配他這個深居簡出性情古怪的瘸子倒還真的是絕配。

他正想著怎麼解決她帶來的這些麻煩,她卻已經幫他做出了選擇,如此,倒也省事。

想到這裡,他淡淡的開口道,

“戚小姐好好休息,明日你便自由了。”

“等等。”

蘇年有些艱難的開口道。

她剛才一直都沒有回過味來,對方也一直沒有給她開口的機會。

可是對方的意思她是聽懂了的,人家要和離。

她覺得這個問題要好好的談一下,可是卻沒有想到她已經出口挽留,但是燕北溟卻彷彿沒有聽到一般,直接推著輪椅離開。

“喂!”

蘇年掙扎著從床上爬了起來想要追過去,可是卻沒有想到身體太廢,直接跌到在了地上。

聽到身後的動靜,燕北溟終於停下了輪椅,他扭頭看了地上的人的一眼,神色淡淡的開口道,

“戚小姐還是保重身體的好,你這樣折騰怕是見不到太子殿下了。”

誰人都知道戚家有一個成天捧著藥罐子的女兒,再這麼折騰下去,怕是剛喘過的這口氣又要沒了。

她死了不要緊,重要的是不要髒了自己地方。

說完這話,燕北溟不再停留,推著輪椅離開了。


第二章:作死

等蘇年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哪裡還有燕北溟的影子。

“走不了路都跑的這麼快。”

蘇年費力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原主也是真的狠,這麼深一個印記也不知道能不能消。

重新躺回床上,蘇年好好的捋了捋腦子裡的信息。

原主是戚家二房的女兒,說起戚家,那在大燕朝絕對是名聲赫赫。

當今皇后和丞相都是出自於戚家,按理生在這樣的人家應該很幸福才對,誰知道原主是一個倒黴的,她打生下來便身體孱弱,大夫說活不了多久,所以一家人對她極其縱容,
誰知道這麼一縱容就縱容出事了,她竟然看上了自己堂姐的老公,也就是當今的太子殿下。

她也不顧太子是自己的堂姐夫,公然追求,還做了不少傻事,可謂是丟盡了戚家的顏面,也讓戚家長房和二房生了嫌隙,就連生養她的戚母都要和她斷絕關係。

可是她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反而變本加厲,竟然還去爬了太子的床。

結果可想而知,被人發現給丟了出來,戚家一夜之間成了京城裡的笑柄。

她這個舉動直接將自己的皇后姑姑給惹怒了,於是,一道懿旨下來直接將她賜給了深居簡出性情古怪還患有殘疾的逍遙王。

結果,她還不死心在大婚這天選擇了上吊自殺,於是才有了自己的到來。

捋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後,蘇年有些無奈的揉了揉眉額頭,原主果然應了那句話,

原主可真的是一個奇葩啊,換在現代社會,小三都是人人喊打的,在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時代,她竟然還想爬人家的床,而且還是自己堂姐夫的。

這女人真的是……

她好不容易死了,卻還要拖累自己。

現在最慘的便是她自己了,折騰到這具形容槁枯的身體上。

她已經仔細探查過了,這具身體即便不上吊也是活不了太久的。

她可不想死,誰知道死了還能不能這麼好命的穿回去。

所以眼下還是要想辦法調養一下身體,讓這具身體能折騰的更久一些。

不過這都是後面的事情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要阻止燕北溟進宮。

她可沒有忘記剛才燕北溟的話。

和離?

以她現在的名聲,一旦和離,怕是她連一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更不要說調養身體了。

所以,她不能和離。

打定主意,蘇年再也扛不住沉沉的睡了過去,睡前她還在希望這一切都是一場夢,等她醒

來的時候又能看到熟悉的手術室。

心裡裝著事情,蘇年一早就醒了,然而奇蹟沒有發生,她並沒有如願穿回去。

看著鏡子裡的那張陌生的臉,她有些認命的說道,“好吧,以後我就是戚卿苒了。”

想到昨天燕北溟說的話,她不再耽擱,打開房門朝外面走去。

不過幾步路的距離,她卻已經摺騰出了一身的汗,而且氣息明顯的緊了起來。

“真是廢。”

對這具身體她是不滿意到了極致。

還是自己的身體好啊,她最長的一臺手術做過十多個小時,哪兒象現在,走兩步就喘。

她已經仔細的探查過這副身體了,除了各方面的機能都很差以外,還有哮喘,能活到現在也全靠她生在一個好人家,有無數的良藥給吊著命。

“能不能調理一下呢?”

她的腦子裡剛閃過這個念頭,便感覺自己的左手的小指忽然一燙,然後腦子裡莫名的閃現過三個字,‘千金方!’
   

第三章:千金方

千金方?

什麼鬼?

她是外科大夫,對中醫不太瞭解,原主又是一個花痴,除了追男人,什麼都不知道,更不可能知道什麼千金方。

就在她這樣想的時候,腦子忽然又浮現出了一些莫名的東西。

“半夏,雪蓮,木槿……”

這些都是中藥材的名字,所以,這是,一個藥方?千金方是一個藥方?

戚卿苒一臉的震驚,正想深究,卻聽一個有些不耐煩的聲音道,“小姐,你不在房間裡躺著,這又是在折騰什麼?還不如昨天晚上死了的乾淨。”

“翠桃?”

看著突然出現的一臉不耐煩的丫鬟,蘇年,不,戚卿苒的腦子裡蹦出了這個名字,這是她的貼身丫鬟。

“小姐,你昨夜鬧那一出老爺和夫人都已經知道了,老爺已經明確的發了話了,說你不要臉,他還要。以後,他只當沒有生過你這個女兒,你就是死了,也同他沒有關係,丞相也發話了,已經將你從戚家的族譜除名了,這次老夫人都沒有辦法保你了。”

“現在王爺都在準備馬車進宮求和離了,和離了你就不能再呆在王府了,戚府你也回不去了,你好好想想以後該怎麼辦吧,還盡折騰。”

翠桃一臉的不耐煩,要不是她的賣身契還在對方的手裡,現在她早已經收拾著東西走人了。

跟著這麼一個不著調的主子,她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了。

“小姐,要是您還有一點良心,就將奴婢的賣身契給奴婢,也算全了我們主僕的情分。”

戚卿苒聞言冷冷的看了翠桃一眼,情分?
就憑她的這番話,還好意思說什麼主僕的情分?

要知道以前原主做那些蠢事的時候,這個丫鬟可沒有少在旁邊攛掇,還說什麼太子的妾那也是不同的,以後都是能有妃位的。

誰知道聘則為妻奔則為妾。

也就是原主那種沒有腦子的才會將這樣的人當成自己的心腹。

不過眼下,她卻沒有功夫收拾翠桃,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冷冷的開口道,“王爺在哪兒?”

翠桃一愣,下意識的想要瞪眼,可當看到戚卿苒那冰冷的眼神,她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忍不住脫口而出道,

“在,在前廳。”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