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愛的人永遠都是你。”新婚夜丈夫對她說出這樣的話,她信了,多年後才發現,不料這才是最大的謊言。 | 故事小說 | 追讀

001我們離婚吧

晚上九點,天空中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涼爽的秋夜裡,漫山別墅大門口前,舒恬沒有撐傘,身上肩頭的衣物已經被雨水打溼,她卻仿若未覺,將外套脫下來包裹著懷裡悉心準備的禮物。

今天是她和唐澤辰的一週年紀念日,她本應該在娘家的日子,卻偷偷瞞著丈夫買了禮物,想準備一個驚喜給他。

好不容易走到門口,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淋透,她從口袋裡掏出鑰匙,小心翼翼的打開門,沒有開燈,站在玄關處將鞋子換下,擡腳的瞬間,卻看到地上擺放的一雙女士高跟鞋。

舒恬狠狠怔住,因為她清楚地知道,那不是她的鞋子,更不是她的尺碼。

心臟瞬間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抓住,她輕手輕腳的將懷裡的東西放在地上,慢慢朝二樓主臥方向走去。

越是離近,那露骨的對話便越清晰——

“辰……”一道熟悉的女聲穿透耳膜。

“小妖精!”男人附和著,不是她丈夫唐澤辰的聲音又是誰?

從走廊到門口,舒恬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尖兒上,哪怕看不到裡面發生的情形,光聽聲音也不難想象戰況有多激烈。

“那我跟舒恬,你更喜歡誰?”女人突然發問,讓舒恬的心也跟著提到嗓子眼。

緊接著,她聽到一個令自己無比心碎的回答,“怎麼,你吃醋了?我哪有功夫碰她?我對她一點興趣都沒有!”

說出來怕沒人相信,從戀愛到結婚一年多的時間裡,她的丈夫從來都沒有碰過她,理由是他說自己不行。

可現如今,她的丈夫正跟別的女人打的火熱。

舒恬覺得自己簡直就是一個女英雄,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忍到結束才推門進去。

進門的瞬間,她還是驚訝了,因為跟自己老公躺在一起的不是別人,是她最好的閨蜜——蔣夢瑤。

她們從高中到大學,再到現如今畢業,永遠都是親密無間的朋友,她從沒想過有這樣一天……

舒恬忽然想到,之前每一次回娘家,她總是細細詢問時間,從來不跟她去外地旅遊,現在想想,原來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床上的兩人顯然也沒想到,本應在娘家的舒恬會出現在這裡,不過僅僅是一瞬間,唐澤辰便恢復了平靜,“出去。”

出去?

舒恬向來不是一個易怒的人,此時卻再也忍不住怒火,餘光掃到桌上未涼的加熱壺,端起來毫不客氣的朝床上的狗男女撥過去,“噁心!骯髒!”

“小恬,澤辰跟你在一起這麼久都沒碰過你,你應該站在他的立場上替他考慮一下。”蔣夢瑤絲毫不覺得羞愧,大言不慚到舒恬覺得可怕。

“呵,”她冷笑,“是不是我還要跟你說一聲‘謝謝’?蔣夢瑤,我把你當朋友,你就是這麼對我的?”

唐澤辰朝她看過來,“你先出去。”

“放心,我也沒想留下。”舒恬覺得多看一眼都噁心,“唐澤辰,想好怎麼跟媽交代,你那些醜事我不會再替你隱瞞!”

他們結婚一年,唐澤辰在新婚夜跟她說自己不行,她以為會有好轉,婆婆家問她為什麼不要孩子,她瞞,問她是不是身體有問題,她瞞,結果瞞來瞞去,卻瞞出這樣一個惡果。

舒恬覺得自己簡直蠢透了。

而面對她的要挾,唐澤辰甚至連眉頭都沒皺一下,當年舒恬追他追了那麼久,她對自己的愛是沒有底線的,回頭只要哄一哄就好。

然而,舒恬下一句話卻打了唐澤辰一個措手不及。

“我們離婚吧。”

……

從漫山別墅離開後,舒恬打了一輛出租車逃也似的離開,漫無目的的在大街上轉了一圈又一圈,她可悲的發現,除了家,自己似乎沒有任何能去的地方。

“小姐,您到底要去哪?”司機好奇的看了一眼後視鏡裡的女人。

恰好此時車子經過一個高級商務會所,舒恬看著門口的豪車,不知道哪一根筋搭錯,讓司機停了下來。

付錢離開後,她直接進了會所內部,在大廳吧檯,看著昂貴的價格,她眼也不眨的點了一桌的酒。

辛辣的酒劃過喉嚨和食道,刺激的她眼睛酸澀生疼,當年的一幕幕閃過腦海,如今想想都是最大的諷刺。

一杯又一杯,不知道喝了多少,她搖搖晃晃的走進廁所,解決完生理需要後,出門就看到一排高大威猛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她隨手勾了一個,“你很帥。”

一旁經理連忙上來拉開她,極快的打量了她一眼,見女人年齡不大,可身上穿戴都是名牌,便緩了臉色,“不好意思女士,這是門童,您想要帥的大有人在,我可以幫您推薦。”

舒恬酒精上頭,跟唐澤辰在一起隱忍順從慣了,此時更是生出了報復的感覺,這段婚姻她賠了夫人又折兵,如今他們這樣她,她又何必守身如玉?

“好,我要你們這最貴最帥的男公關來陪我!”

經理一聽‘最貴’眼睛都冒光了,直接將她帶到了VIP區域,“您稍等一下,我馬上叫人過來!”

說罷,經理先行離開,留舒恬一個人坐在沙發,她不勝酒力,頭昏昏沉沉的,看東西也有了重影。

恍惚間,對面包間的門打開,從裡面走出來一個身材高挑的男人,順著那雙筆直遒勁的長腿看上去,窄腰,寬肩,就連那張臉也如同削刻般,每一寸都帥的恰到好處。

特別是那雙黝黑深邃的雙眸,似乎在勾著人的視線。

舒恬笑了笑,起身腳步不穩的走過去,一把拉住那人的手臂,“不錯,我很滿意。”

厲函看著眼前突然冒出來的女人,英挺的眉心緊蹙,“放手。”

“你這是什麼態度?你經理沒說嗎,我今晚就是要你跟我走,多少錢都行,表現好了,我給你翻倍!”舒恬說完一番豪言壯語,傻呵呵的笑開,露出一排整齊結白的牙齒,男人高大,她要踮起腳尖才能湊近她,“偷偷告訴你哦,你賺大了……”


002難忘一夜

厲函原本要走的腳步頓住,他終於正眼看向舒恬,巴掌大的臉嵌著一雙清澈的大眼睛,女人皮膚很白,連毛孔都沒有,跟夜場上妖嬈的女人不同,她甚至連妝都沒化,清純的像一朵迎風搖晃的小雛菊。

特別是她此刻的主動靠近,混著酒味和屬於少女的芳香,厲函多年對女人無感,此時卻燃起了一絲衝動。

她,很對他的胃口。

厲函挑起她的下巴,“第一次?”

舒恬學著他的樣子,大眼睛一眯,“不信?”

這樣的挑釁,無疑是在火上澆油。

厲函看著女人狡黠的笑臉,指尖微捻,性感的薄脣挑起一抹邪魅的弧度,“待會你就是哭,我也不會放你走。”

舒恬一仰頭,藉著酒勁膽子也大起來,擲地有聲,“到時候誰哭還不一定呢!”

厲函長臂一收,將人攬進懷裡,按下不遠處的電梯,這時經理帶著一隊人走過來,見到厲函,連忙恭敬的喊了聲,“厲總,這位女士……”

厲函目光看向那幾個男人,眼底已有警告,語氣微沉,“帶走。”

經理再也不敢說什麼,只能照辦,怎麼來的,怎麼回去。

電梯直達會所的七層,整整一層全部都是VIP總統套房,厲函有一套自己的專屬房間,刷開房門,將懷裡醉醺醺的女人推進去,走廊上的燈光照進去,很快又被門板隔絕。

厲函將人壓在門上,燈都沒開。

舒恬只感覺自己軟綿綿的使不上力氣,忽然一陣冷意襲來,低頭一看,衣服不翼而飛。

舒恬似乎終於意識到正在發生的事情,酒勁被嚇走一半,下意識的推拒,她是想報復唐澤辰,但不是以這樣的方式。

“別……我、我還沒準備好!”

厲函望進她驚慌失措的眼底,習慣了黑暗也就看清了女人那雙小鹿般無害的模樣。

厲函直接將舒恬雙手扣在頭頂,嗓音喑啞,“來不及了。”

……

翌日清晨,舒恬醒來。

昨晚的畫面在眼前閃過,舒恬臉色蒼白幾分,該死的男人,竟然不顧她的反抗……

套房裡還瀰漫著一股難言的味道,她裹著被子剛要下床,浴室門忽然被人打開,男人腰間只掛著一條浴巾走出來,將近一米九的身高,寬肩窄腰,八塊腹肌,小麥色的健康肌膚……

舒恬尖叫一聲,快速移開視線,“你、你你怎麼不穿衣服!”

厲函聽著女人結結巴巴的聲音,再看看把自己包成粽子的姿態,嘴角挑起好看的弧度,“有什麼可害羞的。”

舒恬臉色爆紅,“大白天的你能不能別說這些!”

緊接著,她又冷著聲音道,“錢我會付給你的,你現在可以走了。”

厲函挑眉,長腿闊腿的朝床邊走去,還沒開口,被舒恬察覺,她一個翻身滾到另一邊,裹著被子站起來瞪他,“休想糾纏我,告訴你,我結婚了有老公,拿錢走人,昨天晚上的事不準告訴別人!”

男人好整以暇的眯眸,“結婚了還是第一次,唬我?”

“感情不好,但我確實已婚。”

一句話,成功的讓厲函頓住腳步。

目光陰沉的看向女人,她不會撒謊,昨晚他就知道了,所以此時她說的是真的。

結婚了。

厲函再貪慾,也絕對不會做破壞別人的家庭的人,準確的說,如果昨晚知道她結婚了,他不會碰她。

厲函忽然有些噁心,臉色極差的快速穿好衣服,將手裡的浴巾摔在地上,離開前嘲諷至極的看著她,“可惜功夫太差。”

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走出房間。

舒恬愣住,繼而氣的咬牙,眼眶慢慢紅了,她怎麼這麼倒黴,出來找個牛郎還要被羞辱,是她的錯嗎,還不是唐澤辰不肯要她,她沒經驗啊!

舒恬憋屈萬分的洗了個澡,收拾完後,她去前臺結賬,卻被工作人員詫異的盯著——

“舒女士,您昨晚沒有其他附加的服務。”

沒有?

那她這渾身痠疼是怎麼回事?

“我點了,你好好查查,在709房。”

前臺聽到709的時候,臉色變得有些怪異,“709是我們VIP客戶的專屬房間,不對外開放,您是不是搞錯人了?”

1 2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