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間,十幾年的感情莫名變成笑話,他將另娶的新聞佔據了整個娛樂頭版。他說:“痛快點,趕緊把孩子打了" | 故事小說 | 追讀

第一章

夏夜,大雨悽迷。

逸爵大酒店樓頂天台上,一個男人挾持著一個女人,正緩慢的朝樓體危險邊緣退去。

“你們都別過來——”男人在雨中嘶吼著,神色幾近瘋狂。

蘇蕎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身後便是無盡的風。

男人急促的喘息吹拂在她的頭頂,粗壯的手臂死死勒著她的脖頸,每退後一步,便引來周圍一陣陣驚恐的尖叫聲。

她知道他們在怕什麼,從幾百米的高樓掉下去,足可以讓人摔得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他們臉上的表情瞬息萬變,或同情或憐憫的看著她,那眼神彷彿怎麼都不會想到,有一天摯愛的戀人會變成一顆定時炸彈,隨時被人引爆。

比起他們的震驚,她卻顯得尤為平靜,不哭不鬧。

“他現在很有可能正夫妻恩愛的在國外度蜜月,你就算這樣丟了命,對他也根本毫無意義。周偉,聽我一句勸,放手吧,他不會為了我來的。”

“你給我閉嘴……閉嘴,他會來的,一定會來的。”

周偉的手臂又加大了力度,憤恨的看向對面,“你們給我退後,快退後,不然我現在就拉著她跳下去!”

幾名警察聞言迅速後退,並耐心的安撫著他的情緒,“周偉你冷靜點,生意失敗大不了重新開始,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活下去就會有希望的。”

周偉搖頭,咆哮著,“不可能了,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沒有了……你們別再廢話,我不想聽,快叫秦南城過來,快叫他來啊——”

說著,便又激動的朝後退了一步。

看到人群大變的臉,周偉顯得更加興奮,拖著蘇蕎繼續向後退。

風從後面不斷的灌上來,冰冷的一如這個黑的沒有盡頭的夜,叫人絕望。

蘇蕎閉上眼睛,認命的等著死亡一步一步的接近她——

“周偉,你千萬別衝動……”

話音未落,黑暗的盡頭便走來一個男人,路燈昏黃的光線將他的身影拉的修長。

他撐著把黑傘,燈影黯淡,看不清他的臉。

“秦先生,您終於來了——”

眾人讓開一條通道,讓男人走近。

周偉看清來人,笑的癲狂,聲音充滿復仇的快感。

“秦南城,因為你,我妻離子散一無所有,現在,我也叫你體會一下什麼失去妻子和孩子的痛苦。”

男人從煙盒裡拿出一根菸叼在嘴裡,低頭,一手護風,一手聚傘按亮打火機,下一秒,煙霧瀰漫,他眸光深深,“蘇蕎,我不是叫你痛快點,把孩子打了嗎?如果你早點打了,也不至於被人抓到這裡來,以為能用你們一屍兩命來威脅到我!”

周偉的臉色幾近瘋狂,又接近呆滯,“秦南城,你他媽瘋了!”

緊接著周偉又往後邁了一步,這一次,身後再也沒有任何退路。

風呼呼的刮在蘇蕎臉上,很疼,卻沒有淚。

“還有二十分鐘。”

男人又走近了一些,優雅如大提琴的聲音在空中緩緩暈開。

“……”

周偉一愣,不解。

男人勾脣一笑,隨意的把玩著左手無名指上那枚婚戒,“我說,我的飛機還有二十分鐘起飛,如果你們要跳,麻煩快一點,我的時間不多了。”

這時候萬籟俱靜,只有那深夜沉默的黑暗將所有人包圍著。

攸的……

好像有什麼東西從高處掉了下來,墜落在蘇蕎的心裡摔得粉碎。

片刻後,又像是誰的手在她的心臟上狠狠地捏了一把,於是那些碎片就全部深深地插進了她的心臟裡面。

是痛嗎?亦或是痛都已經形容不了。

周偉崩潰,怒吼,“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是這種反應?你在演戲故意讓我成為笑話對不對,對,一定是這樣,一定是……”

蘇蕎隔著雨幕看向那張晦暗不明的臉,明知道問題的答案,卻還是忍不住問出口。

“秦南城,你……有沒有哪怕那麼一秒鐘愛過我?”

“沒有。”

他的回答,乾脆利落。

“嗯,周偉你聽到了嗎?他根本就沒有愛過我——”

風聲呼嘯,然後是身體急速墜落的失重感,整個世界都在天旋地轉,然後歸於平靜。

……

五年後——

雲城的夏季連綿多雨,窗玻璃上氤氳模糊的水霧,將本就陰暗的日光,迷離成更加慘淡的顏色。

因為前一晚沒睡好,第二天一早蘇蕎就光榮的遲到了,打完卡屁股還沒坐熱,就被孫經理叫了過去。

“孫經理,您找我?”

孫經理笑眯眯的點頭,伸手指了指他辦公桌對面的椅子,“坐下說。”

蘇蕎第一次單獨被經理叫來談話,顯得有些侷促不安,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傳來。

“秦氏傳媒集團你應該聽說過吧?”孫經理開門見山的問。

“知道,小林正在跟的那個商業評估案。”她愣了幾秒後如實回答。

其實她知道的不僅僅是這些,她還知道秦氏集團如今的掌舵人是秦南城,其領導的秦氏集團被評為雲城的商業巨頭,新聞覆蓋率可以達到整個城市的百分之七十八。

而秦南城本人更是被評為雲城近些年難見的商業奇才,站在財富的金字塔頂端,更以手腕殺伐果決運籌帷幄而名揚在外。

可誰又會想到,渺小的她曾與這個傳說中如天神一般的男人有過一段五年的婚姻。

“嗯,小林昨天跟我請了假,說是老家出了事一時半會回不來,那麼這個商業評估案就由你繼續跟進吧!成了以後獎金翻三倍。”

“我?”蘇蕎驚的慘白了臉,言語間早已方寸大亂,趕緊推辭,“孫經理我不行的,我剛從總部被調回來,根本不熟悉國內的評估市場……”

“哎……先不要急著否定自己,只有把自己放到那個位置上,才知道自己行不行,小蘇,我看好你哦。”

言外之意就是她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而她完全沒有拒絕的資本。

蘇蕎知道雲城的商業圈有限,也有早晚會跟他公司有接觸的心理準備,可是她根本就沒想過回國才這麼幾天就跟他公司有關的工作搭上邊啊?

“可是孫經理……”

孫經理見她還要拒絕,便沉下了臉,失去了耐性,“行了,小蘇你不要再說了,這件事就這麼決定了,出去工作吧。”

蘇蕎緊咬脣,知道已經沒有商量的餘地了,只好起身往外走。




1 2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