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追求的幸福,往往就是身邊最寵幸自己,最安穩的那一個 | 故事小說 | 追讀

第一章滾開

昏暗的房間,狹小的床。

景曉萌夢見天上掉下一座五行山把自己壓住了,那山好重、好沉,壓得她快要透不過氣來了。

她大口大口的呼吸,就在快要窒息的瞬間,驟然驚醒。

睜開眼,劇烈的痙攣碾過了她的身體。

她的身旁竟然躺著一名男子。

這是怎麼回事?

他是從哪裡來的,怎麼會在她的房間裡?

“滾開,滾開——”憤怒的咆哮聲從她喉頭爆發出來,震盪四壁,她使出一股蠻力,奮力的把男子推開了。

男子被擾醒,臉色露出極為煩躁的神情,“你有早上鬼叫的習慣嗎?”

景曉萌拉起被子,把自己齊脖子裹住了,過度的受驚讓她全身都在顫動。

男子迷人的薄脣勾起一抹譏誚的笑意,彷彿是在嘲笑她多此一舉,都看光摸光,吃幹抹淨了,還需要遮遮掩掩嗎?

“你……你是什麼人?怎麼會跑到我的房間裡?”她瑟瑟抖抖的問道,第一反應,他是從隔壁康寧精神病院翻牆跑出來的神精病。

男子穿上衣服,冷冷的、漫不經心的回了幾個字,“你請我來的。”

景曉萌在心裡確定了適才的想法,果然是神精病。看他長得高大英俊、完美至極、驚為天人,竟然有精神障礙,太可惜了!

“你……你趕緊走吧,昨晚的事我可以不追究。”

她的腦子變得異常冷靜,對於神精病,要安撫,不能惹惱他。

失貞是小,丟命是大。

按照他的體型,萬一生氣,犯了病,想把她先奸後殺,或是先殺後奸,都是易如反掌的事,她毫無反抗之力,不能拿雞蛋碰石頭。

要機智,要淡定!

男子墨瞳微縮,眼底閃過一點寒光,“你要追究什麼?”

“你……你對我這樣做是……錯誤的。”她想說“犯罪”,但舌尖微微一轉,就變成了“錯誤”。

要婉轉,不能惹怒他。

神精病就算犯了罪,也不會被判刑,所以遇到這種人,只能機智應對,巧妙緩解危機。

男子一個箭步上前,大手猛地一抓,扯掉她身上的被子,扔到了地上。

“不要!”她驚叫,抓起枕頭把自己的身體遮住了。

男子邪肆一笑,“昨晚我不過是例行檢查而已,確保你身體乾淨,取向正常!”

“那你檢查好了,是不是可以走了?”她鼻子一酸,兩道屈辱的淚水潸然落下。第一次就這樣糊里糊塗的被個蛇精病奪走了,她的人生還能再悲催點嗎?

男子一把抓起她的下巴,強迫她擡頭看著他,一雙桃花眼如寒冰一般的凌冽,目光幽幽從她臉上劃過,充滿審視的意味,“昨晚喝太多,失憶了?”

景曉萌揉了揉額頭,身體疼,頭更疼,“昨晚發生了什麼?”她斷片了,頭腦一片空白。

男子拉開床頭櫃的抽屜,從裡面拿出一疊文件,扔到她面前。

她掃了一眼,頁首有四個大字:租賃合同。

景曉萌自願租給陸皓陽當老婆,租期一年!


第二章恢復記憶了?

景曉萌震驚、疑惑、不解……一雙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嘴巴張成大大的O型十秒都沒有閉上。

“現在恢復記憶了?”陸皓陽食指微勾,輕輕頂了下她的下巴尖,把她的小嘴合攏了。

她搖搖頭,再搖搖,還是不記得,喝高了!

“提示你一下,本色酒吧……”陸皓陽低沉的聲音將她的思緒帶回到了昨天……

昨天是五月二十日,520,最適合結婚和告白的日子。

她和男友趙松柏決定結束四年的愛情長跑,祕密步入婚姻的圍城。

一大早,她就去了民政局,想要成為今天第一個結婚的人,可是從日出等到日落,都沒有見到趙松柏的身影。

給他打電話,關機。

她跳上出租車,到公寓找他。

打開門,一陣叫聲傳進了她的耳朵裡,接著,是男子喘氣聲。

……

景曉萌腦子裡彷彿有一記悶雷炸開,嗡嗡作響。她攥緊拳頭衝了進去,一腳踢開房門。

大床上,一個是她的男朋友,一個是她的好閨蜜。

“筱萌,既然你看到,我們就不需要隱瞞了,我和松柏早就相愛了,他爸媽也很支持我們在一起,他們希望松柏娶一個門當戶對的女人,而不是個從平民窟飛出的爛麻雀。”王蕊蕊冷嘲熱諷的說,她是白富美,和趙松柏這樣的高富帥是絕配,景曉萌這種貧民階層出來的醜八怪,就不要妄想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曉萌,我們確實不合適,與其結了婚,大家後悔,鬧得不歡而散,還不如早點分開。”趙松柏用著平平淡淡的語氣,彷彿只是在闡述一個事實,沒有半點愧疚之心。

景曉萌的臉色一片煞白,氣得簡直快暈倒了。

王蕊蕊一副勝利的表情,她從來都沒把景曉萌當成閨蜜,從她第一天和趙松柏交往,她就想著要把他搶過來了。

“曉萌,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要總想著高攀。餐廳的廚師啊,後者是打工的小白領,還是挺適合你的。不過就算要讓他們看上你,你也得好好把自己整一整,本來長得就不好,還成天素面朝天,穿得又矬又俗,很影響視覺的。”

景曉萌攥緊了拳頭,她生平最恨風流花心、始亂終棄的渣男,更恨不要臉的賤小三。

她不要他們得意!

“王蕊蕊,別以為你們隱藏的好,我早就發現你們的姦情了。我今天來就是為了抓姦,甩掉這個渣男,我交了一個高大英俊的男朋友,比渣男好上一萬倍,明天我們就會到民政局登記。你們倆渣男配賤女,剛好天生一對!”

王蕊蕊嗤笑一聲,毫不掩飾對她的嘲弄,她才不相信她能找到比趙松柏更好的男人。

這種窮酸的醜八怪,除了窮矮矬的屌絲男,怎麼可能有人看得上?

“曉萌,你是不是氣瘋了,說胡話?你就算是在網上登徵婚啟事,也不可能找到比松柏更好的男朋友。”

“王蕊蕊,要不要我們打個賭?”景曉萌低哼一聲,無論如何,她都要挽回自己的尊嚴。

“好啊,賭就賭,要是明天你不能帶上比松柏強的男朋友,到民政局登記結婚,你就自己脫光了,到民政局門口果奔!”王蕊蕊惡毒無比的說。

“好,要是我明天結婚了,你跟趙松柏就掛上渣男賤女的牌子到民政局門口當門神,站到天黑!”景曉萌毫不示弱的回打一槍,還用手機把兩人的賭約錄了下來,防止小婊砸耍賴。

“明天見!”王蕊蕊低哼一聲,她是不會輸得,因為爛麻雀絕對絕對找不到比趙松柏更帥更好的男朋友,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

景曉萌轉身走了出去,用著最後的力氣猛力一甩門,然後就像融化的雪人癱軟在了過道上。

她心力交瘁,但沒有時間悲傷,她要找一個老公,立刻馬上!


第三章驗身
   
晚上,天一黑,她就去到了本市最有名的本色酒吧。

原本想喝幾杯酒壯膽,但忘了自己根本就不勝酒力,三杯酒下肚,就暈暈乎乎的了。

不過,膽子倒真是大到快要撐破了。

她跳上了DJ臺,拿起話筒,“在場所有的單身帥哥們,聽好了,我要租一個有顏有貌有身高的老公,明天結婚,一個月後離婚,租金十萬。我就坐在大柱子後面的位置,如果有人願意的話,就過來面試籤合同。”

“是不是真的給錢啊?”

“不會是騙子吧?”

……

臺下的人議論紛紛。

景曉萌掏出了銀行卡,“童叟無欺,這一個月我包吃包住,結婚之後付一半租金,離婚之後再付剩下的租金。”

不遠處的角落裡,陸皓陽一雙眼睛透過黑暗饒有興趣的凝視著她。

他俊美無匹的面龐深沉而冷冽,完美的桃花眼在微光中閃出一道促狹之色。

很有趣的創意,為什麼他沒有想到?

一名男子正要過去面試,被他像老鷹擰小雞般抓起,毫不費力的扔到一旁,“滾!”他厲喝一聲,男子嚇得倉皇躲到了角落裡。

景曉萌擡起頭,對上一雙攝人心魂的迷人冰眸,小心臟“咚”的一聲差點從胸腔裡跳出來。

這是人見到絕品美色的正常反應。

“我肯定是最合適的,你不可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了。”陸皓陽不緊不慢的說。

這是句大實話啊,景曉萌狂點頭,面前的男子簡直是驚為天人,趙松柏跟他一比就是蒹葭倚玉樹,提鞋都不配。

“好,就你了。”她倒了兩杯酒,一杯遞給他,“祝我們合作成功。”

陸皓陽面無表情,和她輕輕碰杯後,沉聲問道:“你為什麼要租老公?”

“今天我本來是要結婚的,可是我未婚夫那個王八蛋,跟我的閨蜜搞上了,所以我要租一個比渣男更好的男人,挽回我的尊嚴。”景曉萌惱怒的說著,連喝了兩杯酒洩憤。

這下子,她就徹底醉了。

陸皓陽原本擔心她連住址都找不到,沒想到她還能正確指引回家的路。

因為酒精的作用,景曉萌的情緒沮喪到了極點,她坐在地上使勁的哭,“我媽說女人要學會扮醜,只有不在乎你外表的男人才是真正愛你的。我以為趙松柏是這樣的人,沒想到他只是個披著人皮的渣渣。”

陸皓陽盯著她臉上被淚水模糊的大黑框眼鏡,嘲弄的勾了下嘴角,“近視眼看錯人很正常。”

“我不是近視眼。”景曉萌扔掉了眼鏡,一雙靈氣十足的大眼睛浸在淚水中,看起來可憐兮兮又楚楚動人。

陸皓陽的目光凝了一瞬,旋即恢復淡漠和冷冽,“那就是眼神有問題了。”

“你說得不對,我不是眼神不好,是腦子不好,所以才會被趙松柏和王蕊蕊兩個渣男賤女給矇騙了。”景曉萌氣惱的攥緊拳頭,往腦袋上狠狠的砸了兩下,像是在懲罰自己。

陸皓陽嗤鼻一笑,帶了種看戲的姿態,對於她的愛恨情仇,他沒有興趣,只對租約感興趣。

“哭夠了,就過來看合約。”
景曉萌像是被這話刺激到,倏地從地上跳起來,“我們是不是該做個簡單的體檢,確保雙方身心乾淨?”她醉醺醺的說。

“你想怎麼檢查?”陸皓陽挑眉。
  
“脫!”景曉萌毫不猶豫的甩出一個字,就開始寬衣解帶。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