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可以選擇,你會願意守著一個你愛但不愛你的人,而不願離婚嗎? | 故事小說 | 追讀

第1章: 別忘了自己的身份

不過十一月的天,宮城下起了小雪。

天氣驟變,寒氣逼人,涼意入心。

遠郊一處現代簡約風格的別墅外,淺語將自己的“小紅”停到牆角,拍掉肩膀上的小雪,騎了一路的電瓶車,雙手僵硬,淺語吹了幾口熱氣才稍微找回一點知覺翻出鑰匙打開門。

白色的長款羽絨服…同色的貼身打底衣,紅色高跟鞋……從玄關處一直往裡散落著。

轟。

一記悶雷打在心頭,一陣眩暈,雙腿無力,淺語趕緊抓住面前的樓梯扶手才不至於摔下去,低下頭,她屏住呼吸,吸了一口冷氣進去,宛如她此刻的心,涼透了。

一步步踩上去,西裝外套,領帶……皮帶。

......

砰地一聲,淺語推開房門。

“你要做什麼!”

宮明夜反手一撈,拿起另一邊的浴袍披在身上。

往那一站,一步一步的向淺語走過來,仿若希臘神話裡面的戰士,狹長的鳳眼眯成一條縫隙,佈滿怒意。

“淺語,你忘了自己的身份是不是?”

“我就是因為太清楚自己的身份,所以才看不下去,你們兩個就算要做原始運動,麻煩你們不要髒了我的房間可以嗎”

“你的房子?”

宮明夜指著房間的每一處,嘲諷地說:“這裡的一磚一瓦,哪裡寫了你淺語的名字,房本上也只有我宮明夜一個人的名字,你的房子……可笑,讓你白住了五年已經對得起你了。”

“宮明夜,你不要太過分了,不管怎麼說,在你妻子的那一頁,是我淺語的名字。”


第2章 三天結束婚姻

“明夜,你不要那樣說淺语姐姐,她只是太愛你了……是我們的錯,這裡的確是淺语姐姐的家,都怪我們控制不住,所以才會在這裡……”

“她的愛讓我惡心!當年她用卑劣的手段逼你離開,處心積慮的嫁了進來,這種惡毒的女人你不用替她求情。” 宮明夜對淺語厭惡至極。

淺歡急忙起身,小手輕輕的拉扯宮明夜,嬌艷的小臉懇求似的搖頭,像是要阻止宮明夜繼續言語傷害淺語。

淺語面無表情的聽著他麼兩人的對話,每一個字都宛如鋒利的刀,深深的扎入她那支離破碎的心。

她逼淺歡離開?淺語自嘲的笑了一下。

淺歡眼眶微紅,愧疚的拉著淺語的手,就像做錯事的小孩,等著大人原諒,委屈的貼近了淺語,“淺语姐姐,我們真的不是故意的,馬上就走,下一次不會在這裡了。”

天知道,她每說一個字就將她脖子上的吻痕拉長一分,看起來是那麼的刺眼。

下一次不會在這裡?

手一揮,淺語將淺歡的手甩出去,神色清冷,“你們愛在哪裡在哪裡,別在我房間就行。”

“啊……”

淺歡倒地,大理石地面的冰涼惹得她驚呼,“好冷。”

“淺語,你不要太過份了!”

宮明夜抓著她就往門外推,強壓著怒火:“在你使盡手段嫁給我的那天起就應該知道有這個結局,淺歡善良,不怪你破壞我們的感情非要嫁給我,你現在反過來傷害她,還是我對你太容忍。”

容忍?

呵呵。

天知道她剛剛只是輕輕的,根本沒有那麼大的力道讓她倒地。

淺語看向淺歡,她已經被宮明夜抱起來,並且披上浴袍,見他親手為她整理好,系上帶子,淺語知道,這場感情的仗還沒開始打就輸了,只是她一直不願意投降,苦苦支撐罷了。

“明夜,你不要怪淺语姐姐了,不管怎麼說她現在才是你的妻子,我名不正言不順的,我們在這裡…的確是我的錯,我再也不會這樣了,我回去了。”

說罷,淺歡哭著跑了出去。

“淺語,我給你三天的時間終止這段沒有任何意義的婚姻!”

扔下這一句,宮明夜追著淺歡出去。

他們走後,淺語無力的坐在臺階上,今天這樣的日子,是她自己選擇的,怪不了誰。

第三日。

“淺語,該離婚了。”

大風襲來,吹起了淺語面前的小說,一頁一頁,隨之飛舞,如她此刻的思緒,千山萬水,遙遠無及。

宮明夜坐在沙發上,表情冷漠地注視著旁邊怡然自得看著小說的女人。

淺語正看到男主角對女主角表白,他們兩個甜蜜的在一起。聞言,輕輕“嗯”了一聲。

宮明夜眉毛向上挑了挑,怒火蹭蹭蹭的往上漲。

這幾年他對她提過很多次離婚,每一次她都是這副不溫不火的答應他,轉過身權當什麼也沒說過。

他恨極了她這副模樣。

對於她,他是深深的厭惡。

他站起來,伸手抓起淺語面前的小說,右手一動…嘩啦一下,正在看的那頁被撕得粉碎,扔到地上。

淺語垂了垂眼睛。

書本已經四分五裂,猶如他們的婚姻。

“你知道我愛的人是淺歡,在一起這麼多年,我應該要給她一個名分,我們兩個深愛著彼此。”宮明夜壓著怒火,用僅餘的耐心對淺語說。


第3章: 我想你

終究還是忍不住淚滑過,她手一揮將眼淚抹掉一邊:“爸媽那邊怎麼辦。”

“爸媽那邊我自會去解釋,你不用管,只要簽字就行。”

如此絕決,解決掉她所有擔憂。

最後一絲希望破滅,止不住的顫抖,垂眸答應:“嗯”

電話響起,宮明夜接起來,“淺歡。”聲音沐浴春風的和煦,想到淺歡嘴角帶笑在電話那頭的模樣,宮明夜的心化作一灘春水,恨不能立刻流到她身邊,向她表明自己心跡。

“老公,你辦好了沒,人家自己在影院好無聊的呢!”淺歡銀鈴般好聽聲音從那邊傳來,宮明夜的心柔軟了幾分。

“不是還有一個小時嗎?就這麼迫不及待想見我?”宮明夜轉身走向一邊,低笑著問。

“討厭!盡知道欺負我。”淺歡撅著嘴巴嬌嗔,看了看時間:“我已經在電影院了,突然想看另一部電影,提前了半小時,老公你還要多久嘛。”

聽著她的聲音,想著淺歡時常對自己撒嬌的模樣,此時的她一定又嬌又惱的跺步,宮明夜愈發思念了起來,恨不得即刻飛奔過去。

低頭和她淺語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淺語將這一切看在眼底,他就這麼當著自己的面和她的情人公然調情,都在簽離婚協議了,就這麼會兒也等不及嗎?呵呵,這五年,她放棄了所有扮演他的好妻子,好媳婦,這麼幾分鐘卻等不了。

想想都覺得可笑,淺語,這就是你一心一意愛了五年的男人。

宮明夜被淺語嘲諷的目光刺的鬱心積心,臉和神情俱冷:“我等會兒還有事,快簽。”

“我不簽!”

宮明夜瞳孔一緊,忍著怒氣看淺語:“什麼意思。”

“我反悔了,這個婚我不離!”

出了一口惡氣,淺語笑的一臉快意,重新坐回沙發,仿若五年的積氣全部盡出。

“淺語!”宮明夜捏著她肩膀,把她往沙發上死死壓著,表情憎厭,“五年了,纏著我五年,守著一個不愛你的男人,一直將婚姻拖下去有什麼意義!”

淺語靜靜的凝視著他,是啊,五年了,她嫁給他五年了,卻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如此近的看他。

宮明夜頎長偉岸的身軀正怒瞪著她,俊美的如同希臘神話裡走出來的戰士一般筆挺的在眼前,棱角分明的五官,刀削般深邃,惑人,兩片薄唇抿直,弧度無限可擊的劃過一股子冷峻。

他掐著她肩膀,在他面前,淺語身子顯得小鳥依人。

“淺語,我不愛你,從一開始我愛的就不是你,非得嫁給一個不愛你的人,你不是犯賤是什麼!”

倨傲輪廓漸漸呈現寒意,那一雙如溝壑般深不見底的眸子,透著凜冽的寒光,反射出黑曜石一般的精芒,嘲諷至面。

淺語腦袋“轟”地一聲。

是啊……她非得嫁給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五年,整整五年,她活的失去了自我,成天忍受著他的不屑和嘲諷。

五年,多少個日日夜夜,她沒了自己。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