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當天,男友跟閨蜜在洗手間的對話。她才知道,渣男不僅害死她父母,還想奪走她家產! | 故事小說 | 追讀

第3章:女人,你還真是聽話

說完,蕭淺歌撇開夏靈兒的手臂,邁步走進換衣室。

夏靈兒和陸白秦並沒有聽出蕭淺歌話語裡的意味深長,他們偷偷的相視一笑,心裡依舊在為蕭淺歌忽然的決定感到開心。

兩人婚禮本來就是簡辦,所以並未引起什麼轟動。

蕭淺歌換下婚紗後,直接坐車回到辦公室。

她打開郵箱,果然看到不少公司的邀請。

夏靈兒以前只是她的助理,她在陸白秦勸說下放棄了仙俠電視劇《美人歸來》後,力薦夏靈兒替代自己。

夏靈兒本就是瓜子臉,極其適合古裝,加上那表面的清純和柔弱氣息,將痴痴追求男主卻不得善終的女主演繹的活靈活現,從而一炮而紅。

蕭淺歌之後也為夏靈兒規劃了合適的路線,所有的代言全是或唯美或清新或可愛或夢幻的主題,讓她成為當代的“鄰家女神教主”,聲名大噪。

此刻,蕭淺歌看著一份份邀請函,目光落在“雪藍兒誠邀……”那一封郵件上,嘴角揚起一抹絕冷的笑意。

曾經怎麼將夏靈兒捧上來,如今她也要讓她如何滾下去!

想著,她給夏靈兒發了代言的品牌,並且定好相應的行程。

另一邊,偌大的辦公室內,一抹高達尊貴的身影坐在總裁椅上。

助理萊森恭敬的走上前,將一疊資料放在墨庭笙跟前。

墨庭笙打開資料淡漠的掃視,白色的紙張上有著清晰的介紹:

蕭淺歌,25歲,因出演《短暫的不是煙花而是年華》文藝電影,憑藉其與生俱來的冷清淡然氣質走紅,卻因其男友、華夏娛樂的總裁陸白秦退居幕後,如今是夏靈兒的經紀人兼助理。

今日本該和陸白秦完婚,卻莫名取消。調查發現陸白秦和夏靈兒有染,蕭淺歌卻看似毫不知情,並且……

墨庭笙冷眸掃視著那一行行字,在看到“男友陸白秦”幾個字時,眸子微微一凝。

旁邊的萊森小心翼翼的打量墨庭笙,心裡滿是困惑。

總裁從來不曾在女人身上動心思,也從未和誰有過糾纏,這次怎麼會忽然調查一個他從未聽過的女人?而且還是一個戲子。

見總裁神色莫測,他又稟告道:

“總裁,蕭小姐明天要和夏靈兒去雪藍兒公司拍代言。”

墨庭笙薄脣揚起一抹冷冽的笑意。

蕭淺歌忽然取消婚禮,顯然是知道陸白秦和夏靈兒的事情,如今又幫夏靈兒處理事情,要了他三個條件……

他還以為她的條件會是更多的錢、權、名利,甚至成為墨夫人,沒想到她竟然是在利用他!

該死,這世界上還沒有誰敢算計到他頭上。

墨庭笙拿起手機,撥通資料上的號碼。

蕭淺歌處理好事情離開公司。

陸白秦跟在其後,體貼的道:“淺歌,我送你回家。”

蕭淺歌正想說話,包裡的手機忽然響起。

她拿出來一看,竟然是墨庭笙!

想起上午在酒店發生的那些畫面,她心跳莫名加快,生怕被陸白秦發現。

可想起第一條合約,她又不敢不接電話。

她只能擡頭看向陸白秦:“不用了,最近公司很忙,而且明天靈兒要和我出發,第一次代言勢頭很猛的新銳黑馬化妝品,你仔細跟她交代下注意事項,我今晚和朋友約好了。

“淺歌,你放心,為了公司,為了你,為了我們的將來,我一定會好好栽培靈兒,你小心些。”

陸白秦俊帥的臉上滿是關心和柔情。

蕭淺歌看得心底發冷,表面笑容卻是愈加淡然。

眼看著陸白秦轉身回了公司,她才接通電話。

還沒來得及說話,電話那端便傳來冷硬的聲音:

“女人,這麼快就忘記了合約上的內容,還是這麼快就想挑戰我的耐心?”

話語裡帶著明顯的怒氣。

蕭淺歌不由自主脊骨發涼,頓了頓,才小聲道:

“剛才有人在,墨先生的合約上不是寫不能讓任何人知曉我們之間的關係麼?我也是為墨先生著想。”

“你倒是伶牙俐齒,三十分鐘內,到御盛豪庭。”

電話掛斷,只剩下冰冷的嘟嘟聲。

蕭淺歌看了看時間,連忙招的士往御盛豪庭趕去。

一路上,她都在斟酌墨庭笙找她的用意。

下了車,看到只有五分鐘不到的時間,她又連忙往短信上的詳細地址小跑趕去。

御盛豪庭是本城知名的樓盤,每棟樓都是獨立的別墅。

所有保安和守衛似乎知道她會來,沒有進行任何阻攔。

蕭淺歌到達一別墅後,按了門鈴,心跳更是加速。

一會兒時間,門被打開,竟然是墨庭笙本人開門!

墨庭笙看著門口的她,不同於上午所見時的濃妝豔抹,此刻的她穿著牛仔褲配白色襯衫,臉頰泛紅,額頭還有著微汗。

該死!

墨庭笙擡起手看了看腕錶,時間剛好。

他不禁冷哼:“為了得到你想要的,你還真是聽話。”

蕭淺歌聽不出他話語裡的情緒,只能低頭微笑:

“多謝墨先生誇獎。”

墨庭笙看著她畢恭畢敬卻十分客套的態度,心底更是升騰起一團火。

他拽住她的手臂一把將她扯進門,猛地抵在牆壁上,另一隻手將門關上。

他大手扼住她的脖頸,深沉寒鷙的目光緊鎖著她:

“女人,是不是只要能得到你想要的,不管是誰你都會攀附諂媚?”

她既然只是為了復仇而接近他,那能幫她復仇的人、能讓她產生報復心理當做失戀發洩的男人,她都會接受?

蕭淺歌脖頸傳來疼痛,她感覺呼吸極其困難。

墨庭笙全身所散發的駭人寒氣,宛若冰原上的一匹蒼狼,隨時都會把她吞入腹中化為血水。

她第一次感覺油然而發的恐懼,也是第一次感覺,死亡離她這麼近。

就在她以為自己會就此死掉時,墨庭笙的大手卻鬆開了她的脖頸,順勢滑落到她的衣領處。

“嚓”的一聲,所有鈕釦迸裂。

女子的美好露出,蕭淺歌驚慌的伸手就要捂住,墨庭笙卻猛地扣住她的手,將她雙臂壓在冰冷的牆壁上,寒眸冷噙著她:

“昨天設計攀上我,今天這麼快就裝純潔?看看,你這身體上還有痕跡。”

說話間,他的大手用力將她的頭壓下。

蕭淺歌痛得眉心緊蹙,看著身上的痕跡,她臉色瞬間羞紅,抿著脣解釋:

“墨先生,我沒有設計你,我也沒有裝純潔,我只是……”

“既然沒有裝純潔,就收起你這副被逼良為娼的模樣,給我解開!”

冷硬的命令落地,墨庭笙拉起她的手往腰間放去。

蕭淺歌嚇得臉色發白,下意識的想要縮回手,可是手卻已經被迫覆在了他冰涼的皮帶上。

看著面前俊冷矜貴的男人,想到復仇,想到那三個條件,她只能伸手,緩緩解皮帶。

可是她從來沒有解過男人的皮帶,她緊張的摸索著。

那小手隔著褲子在那裡磨來蹭去,墨庭笙眸色愈加暗沉。

蕭淺歌只以為是她的愚笨惹怒了他,她連忙解釋:

“墨先生你等等,我這就能解開。”

說著,她連忙蹲下去,想要仔細的研究皮帶的構造,卻倏然摸到了東西。

哪怕隔著上等的西裝褲子,她也感覺到炙熱的滾燙……

1 2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