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無私的愛是最溫暖的寫照,謝謝您像棵大樹一樣保護著我們的家】 | 婆媳親子 | 木木芳味子

這是一位好友筱薇的故事,她述說:看著坐在輪椅瘦弱身軀的父親,笑容依舊,只是話不多還是老樣子。下星期一是父親節,安養院在今天慶祝活動。不喜愛熱鬧的爸爸,總是喜歡她推著他到樹下,要女兒聽他拉著二胡,或是到安養院後院逛逛的習慣。自從母親去世後,爸爸就住進自己挑選、自己付錢的 安養院,美其名是怕吵,其實是和媳婦意見不合。每回我為他抱不平時,爸總是說:「你哥有個家要忙,我在這裡很好」。當我把削好的蘋果遞給他時,爸總是感嘆媽走的早,此時我總是背對著爸爸暗然自泣。

天空依然是藍、人走了只能存在記憶裡。因此「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是我現在的寫照,而每個星期日到安養院陪父親是我唯一的反哺。爸爸老了,而往昔的點點滴滴也在內心不時浮出,因為愛是不斷蘊育著,這是我歲月的成長。 

兒童時玩心很重
坐在爸爸的腳踏車上
廟會看歌仔戲
卻吵著糖葫蘆的甜蜜

少年時煩躁常起
燈光下書本看不下去
總覺得身旁陪我的老爸
是個壓力!

成年時眼淚才泛起
鞭炮聲 水潑下起
車窗外撿起禮扇的老爸背影
才發現愛是
沒有距離

中年了再聽老爸二胡聲起
弦外之音已偷偷哭泣
斑白髮稀
話語重噓
心裡只是響起
爸爸 
我愛您。

五十歲的筱薇已經不再是個小女孩,過去的天真無邪,總覺得過去日子無憂無慮的年代,已離好遠好遠了。記得第一次哭泣是廟會時,爸爸用腳踏車載我去看歌仔戲時,要不到糖葫蘆時的耍賴哭聲…,當父親用粗糙的手將糖葫蘆遞過來時,那半哭半笑的聲音縈繞許久…。

再度哭泣時是結婚前夕,爸爸只是拉起筱薇的手,把存摺交在她手中說著:「爸爸沒辦法給你什麼,只是你這幾年工作給爸爸的錢,我沒有花再還給你,希望你幸福」,聽到這些話,筱薇沉默的暗泣,原來爸爸逼我讀書,逼我好好做事,那只是爸爸 愛的付出。印象中爸爸是像大樹般的護衛著家,給家人安全可靠的生活,給筱薇快樂的童年和充實學習成長。記憶裡爸爸總是沉默的不太愛說話,除了工作還是工作,白天到工廠上班、下班後就直接到田裡上工,披星戴月是他回家的時候。工作是爸爸的唯一的娛樂,他對自己很節儉,工作服是一年到頭的裝扮,茶餘飯後拉著胡琴是唯一的樂趣。可是給孩子是大方的支助,因為爸爸常說:「看孩子的笑是我的幸福」。

如今爸爸老了,拉著二胡的手已顫抖,他依然是沉默。在單調琴聲裡,筱薇試著回憶,試著在我人生走過的每個記憶底層,尋找爸爸的影像,只是筱薇的雙眼霧了,淚水也滴落了,心中只是多了些許聲音納喊著,「爸爸我愛您」。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