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秋遠:愛情中經營很重要,別忽略等你的女人,當她的心遠去才後悔!】 | 愛情經營 | 呂秋遠律師

pablo 68

他看起來很平靜,或許是因為他的身份。他是國內很有名氣的製作人,平常總是被眾人簇擁,不過今天,只有他一人在會議室裡等我。

他的眼睛佈滿血絲,臉龐看得出相當疲倦,但還是強打精神,「律師,我已經有好幾天沒睡好,你覺得我應該怎麼辦?」

我本來想說,你應該去找精神科醫師,而不是找律師,但我還是把這句話活生生吞了下來,因為這件事情,肯定困擾他很久。而且,這件事情與工作無關。

「你想離婚?」我問。
他很訝異,似乎覺得我怎麼會知道是感情的問題。
「直覺而已。」我淡淡一笑,實際上我已經看到一堆簡訊就在他的電腦上。
「我不想離婚。」他沈痛的說,「但是我太太有外遇。」

天底下,最難挽回的外遇,就是女人變心。基本上,變心,有分小變與大變,小變,大多是男人居多,逢場作戲者有之、弄假成真者有之,但是第三者的地位大抵風雨飄搖。大變,則是風雲變色、豬羊變色,女人要不忠誠到底,要不狠心無情,感情最難治之症,莫過於女人變心。

「證據呢?」我還是得聽聽他怎麼說。
「都在電腦裡。」他把螢幕上的通話記錄與電子郵件放大,「這是她跟那個男人的紀錄。」
「你怎麼知道的?」我問。或許他是一個猜疑多心的男人,所以才引起太太的殺機;又或許他不過就是控制慾太強的男人,才會讓太太忍不住想逃。

「這個男人,是我太太的合作夥伴。她在公司負責公關行銷,而他則是她的客戶。他還是我朋友,我介紹他給我太太認識的,現在想起來還真是引狼入室!」他情緒開始有點波動。

「我不是要知道這個。」我搖搖頭。
「你聽我說」,他要我聽他的故事,「我只是要告訴你,我們結婚七年,從來我都沒看過她任何的電話簡訊、電子郵件。那天,真的是意外,包括她外遇的對象,對我來說都是震驚。」

我隱約覺得有問題,但是我沒有說出口。
「那麼你怎麼發現這些東西的?」我追問。
「那天半夜,我起床喝水,看到她的電腦就放在桌上,我坐在沙發上,順手想查我後天要出國的班機資料,螢幕保護程式散開後,就是電子郵件,一開頭就是『親愛的』三個字。我當下嚇醒,點了幾封,發現完全不對勁,因為就是她跟那個男人的甜言蜜語,我從沒聽過的。」他沈痛的說,「而且在她眼裡,我活脫就像是囚禁她的暴君,她正等待那個男人的救贖。」

我翻閱著所有的電子郵件與簡訊,淡淡的說,「那也不代表她有通姦。可能只是有曖昧。」
這時候我竟然很不爭氣的想起了這段歌詞:「曖昧讓人受盡委屈,找不到相愛的證據。何時該前進?何時該放棄?連擁抱都沒有勇氣。」

他苦笑,接著把關鍵的那一頁打開給我看,「我還寧願是這樣。」
我定睛一看,看到的字眼,果然讓我瞠目結舌。
「你知道最讓我難堪的是哪一句話嗎?」他淒涼的、自顧自的說,「親愛的,你讓我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高潮。」
這果然是天底下最難忍受的一句話。

「忍到第二天早上,我們一起吃完早餐,我問了她這件事。她臉色很難看,轉身離開家裡,只跟我說,『這一切都是事實,然後呢?』我心都碎了。」他說,「我要她想想我們家裡的那個小男孩,她只是離開家裡,一句話也沒說。」

「我待在家裡,取消了所有的工作,一個人抱著頭痛哭。中午時候,她發了簡訊給我:『你愛我嗎?他也愛我,是吧?但是你愛我什麼呢?還是你只是愛著你自己啊~現在滿意了?舒服了?這就是你想要的。一個沒有祕密的女人,還可愛嗎?』」

這段話看得我背脊發涼,因為這正是電影「双食記」裡的男人外遇被發現後的台詞,只是稍微改編。這段話頗有隋煬帝在隋朝滅亡前,攬鏡自照,看著蕭皇后說:「好頭頸,誰當斫之?」的況味,這應該是電影中最驚心動魄的一幕。肉慾與死亡,在渡邊淳一的「失樂園」中,原本就是一線之隔,男人享受肉慾,也坦然接受死亡,我還是佩服他的豪氣。

「律師,告訴我,我應該離婚嗎?」他痛徹心扉。

我其實很想說,這問題要問你自己,不是問我。於是我反問他,「你想離婚嗎?」
「我不想。但是我該怎麼做?」他誠摯的問。
「這男人有妻子嗎?」我突然問。
「有。他太太我也認識。」他說。

我冷笑,「那麼,這問題太簡單了,從他下手就好。」
他像是燃起了一絲希望,「怎麼做?」
「圍魏救趙」,我簡單說。
第二天,他約了那個男人,像決鬥一樣,在咖啡店見面。我要他發了一封訊息給他,「我知道你們所有的事情了,如果你不希望我找你太太一起談這件事情,請你務必要來跟我討論應該如何解決。如果見不到你,我應該會直接到派出所報警。」

那天早上,這個男人果然慌張的到咖啡店,還比預定的時間準時。他親手寫下了承諾書,不僅承認所有的通姦行為,還答應永遠不再與他太太見面與聯繫,否則願意賠償一千萬元。

事情,就這麼解決了。
他把承諾書放在桌上說,「我老婆這陣子異常的失落,但是總算慢慢恢復跟我的感情。你怎麼知道他會答應寫這張承諾書?」

「因為他是孬種。」我不屑的說,「如果他單身,我就會覺得不好處理。但是他現在還有太太,我猜測或許他只是想跟你太太來個短暫的感情出軌或曖昧,只是你太太以為是天長地久而已。既然他太太還不知情,只要你跟他稍微提及他的家庭穩定可能會被破壞,他自然會束手就擒。對他而言,不過就是一場遊戲一場夢,怎麼會有犧牲太太換取小三的道理?

「那麼,你又怎麼知道我太太會回頭?」他問。
「因為,她看到了那男人很孬種。女人要飛蛾撲火,也必須要那把火確實是火,當她發現這把火不燙也不亮,甚至根本沒有踏出去的勇氣,她就有可能會回頭。愛神,也就變成了瘟神。

我無奈的笑,「不過這一切都只是運氣好,你還是要調整你們之間的夫妻關係,或許你真的太忙,忽略她太久。」
「我是。我已經把一些合約解除,會好好陪她跟孩子的。」他說。「為了這個家,我會更努力,只是以前努力的是工作,現在努力的是感情。」

曖昧讓人變得貪心,直到等待失去意義。無奈我和你,寫不出結局,放遺憾的美麗,停在這裡。

遺憾是美麗嗎?如果沒有背叛,或許是的。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