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愛情裡,傾聽和理解很重要。那些愛過之後才知道的事!】 | 愛情經營 | 女人幫小編

pablo (5)

解決問題或理解對方感受?
「真的很放鬆,然後鄔特那樣望著我說『我不知道你的治療師跟你說了什麼,但反正你變得不太一樣就對了。』」克里斯托夫抿嘴輕笑,我點了點頭。

像往常一樣,克里斯托夫下班後回到家,他的太太一股腦兒傾吐,說她既要做家事,還要照顧兩個小小孩,兩邊都顧不周全,不然就是告訴他還有那些事情尚待完成。於是克里斯托夫捲起袖子,重新讓區域無線網路連上線,或者得去除草。但即使克里斯托夫是如此努力,鄔特卻永遠都不會稍微滿意一點,克里斯托夫因此變得愈來愈氣餒。每天他們兩個都要把這個儀式操演一遍,失望了也累癱了,才終於倒臥床上。我曾經向克里斯托夫建議,別急著解決疑難雜症,應該先和鄔特坐下來,認真聽她敘述、了解她的感受。

九○年代初期的人相信,女人和男人基本上各有各的功能,彷彿男人來自火星,而女人打從金星來似的。女人尋求理解與呵護關注的同時,男人協商並找尋解決辦法;過了二十年,只剩下巴思(Mario Barth)4還活在這種假想中非常重要的男女差異之中。然而伴侶們應該持續下定決心探討,男女之間的異同究竟只涉及解決問題呢,還是與相互理解有關?

如果我們快要累死了,而我們的伴侶立刻上網預訂一個周末的度假行程,這很棒。具體的點子,譬如如何調停因幼兒園的管理所引起的紛爭,確實會很有助益。然而,另一方面,我們卻也特別需要伴侶的理解,才不會把自己想得很糟,或者感到歉疚;我們需要伴侶的同理,免得我們覺得好孤單;我們需要其關注,好讓我們覺得安全。

我們經常不知道應該如何繼續下去,情緒變得激動,我們感到困惑、悲傷或者徬徨無助。這時若立刻有人提出一個解決方法,我們卻仍然感到孤立無援。沒錯,問題消失了,但我們的感覺依舊存在,好像沒有人對此感興趣,彷彿我們的感受不重要,至於我們在問題叢生中經歷了什麼,似乎同樣無關緊要,甚至還得因此感到愧疚。

我們到底是怎麼了,明明易如反掌就能解決的,我們為何垂頭喪氣、一副天要塌下來的樣子?

很幸運的,我們逐漸領悟到了感覺和同理心的威力,感覺以及感同身受屬於主動積極的行動,因為感覺並非倉促形成的東西,而是一股十分強大的力量。聆聽伴侶說話,了解他的心聲,與他感同身受,才是真實的解決之道。

針對「解決或理解?」這個問題,有一位聰明的朋友創造了「藍色工作服」和「紅酒」兩個概念。「藍色工作服」指處理問題和尋求解答,「紅酒」指坐下、傾聽、理解及同情。這兩樣東西伴侶們都需要,我們不可能每次都知道對方希望我們做什麼;所以「藍色工作服或紅酒?」是個需要細心體會、好好溝通的重要問題。



【書名:愛情不很完美,但很珍貴】

【作者簡介:奧斯卡‧郝茲貝克(Oskar Holzberg)】

德國《明鏡》周刊暢銷作家
心理學碩士、專業心理治療師、講師,以及合格的精神分析師。具二十多年豐富的婚姻諮商經驗,更長期為德國最受歡迎女性雜誌Brigitte的專欄作家。另著有Liebe kennt keine Regeln. Eine Beziehung schon、Papa ist fertig以及Vom Leben mit den lieben Kleinen(Amazon評價五顆星)

(圖文由遠流提供)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