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留下的記憶成了一把傘,讓我可以好好的,繼續把剩下的路走完。】 | 聰明女人 | 女人幫小編

p86-88

把想念融解在彼此懷裡

「每當我看到閃爍的星星,就會想起我爸,他是不是已經成為其中一顆了,在天上繼續守護著我們。在光害太嚴重的城市裡已經看不到什麼星星了,但你會知道星星仍然在那裡,只是我們看不到。但看不到不代表已經消失。」男孩望著無盡的天空,緩緩的說。

我想,重複路過的場景並不會讓路變得好走,但會讓我們逐漸明白, 不過只是換一種方式的陪伴。

「爺爺過世那天,我第一次看見爸爸掉眼淚。」男孩說,父親是很嚴肅的,很少看到他表達他的感受,「那時候爸爸已經癌症末期了,每天狀況越來越不好,爺爺的離開對他來說更是一個很大的打擊。父子之間的牽絆和情感的重量,在那一天變得好深刻。」

「我一直忘不了,有天我陪爸爸在醫院過夜,一早起來發現爸爸的病床上沾染了一大片血跡,原來是爸爸怕叫醒我,就自己動了插管,沒想到一不小心弄歪了。當下我趕緊幫爸爸處理,愧疚和不捨之餘,其實,最深刻的是感受到角色之間的轉換,我突然驚覺,也走到輪到我照顧爸爸的那一天了。」

後來,爸爸在他高三考完學測時走了,沒有留下任何話語,因為爸爸最後一個月幾乎無法開口說話。

他說,最難過的是看到媽媽一個人要面對這樣的轉折,「小時候爸爸回台灣時,最喜歡一家人一起吃飯,那時候弟弟還沒出生,就我們三人一桌。那些很微小的記憶,我仍然一直記著。爸爸和媽媽坐在彼此的對面, 我會偷偷觀察他們,媽媽總是很開心。」男孩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後來爸爸走了之後,我仍然坐在媽媽的對角,有時候她會突然不吃了,或是突然泛紅了眼眶,我知道、她在想念他了。」

寂寞是一條好長好長的繩索,牽繫著超越生與死那條若即若離的界線, 如果我們把帶不走的遺憾和來不及的想念收進時間的摺痕裡,就可以在好久的以後、我們終於再次見面的那天,告訴他。

男孩的父親是經營鞋廠的,在他小時候父親常常不在台灣,因此對於父親的記憶是很模糊的,「但我總記得每次他回來的前幾天,我們會在月曆上把那一天大大圈起,然後開始期待那一天的到來。有時候可能一、兩個月回來一次,有時候甚至是半年才回來一次。」他淡淡說著的時候,露出大男孩的靦腆笑容,「我會衝過去擁抱他,像電視劇裡演的那種久別重逢,一次把所有的想念和不諒解融化在彼此的懷裡。」

「這些日子,我都和媽媽說,他只是出了一次很久很久的差,」我們走到街角的時候,遠方的路燈因為離焦的關係,在我們身後像煙火般燦爛綻放,「所以不要擔心,我們會再見面的。到時候、我要和以前一樣,給他一個好大、好大、最大的擁抱。」

【書名:謝謝你走進我的景深】

【作者簡介:蔡傑曦】

一九九六年十月生,目前就讀台灣大學生傳系。
我的志願裡從沒有出現過成為攝影或書寫的人,卻誤打誤撞走到了這裡。

(圖文由悅知文化提供)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