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是最好的「人生學校」,別依賴它,修行結束後你隨時可以離開】 | 職場求生術 | 女人幫小編

17273192_

公司啊謝謝你,再見了
然後我再一次,思考了公司到底是什麼。

離開公司真是太好了,是正確答案—儘管我發自內心如此認為,但是一想到如果當年沒有在公司就職,自己現在會變成什麼樣子?就覺得對我來說,曾在公司上班這件事的價值無法估算,是非常重要且美好的經歷。關於這方面,我也同樣發自內心地這麼認為。

公司對我來說,就是沒有比它更好的「人生學校」。
首先是從零開始教導我的工作方式,無可取代的存在。同事、前輩以及取材對象,我真的是在他們的培育之下成長的。然後另一件事,就我而言是關於「寫作」,雖然一路走來跌跌撞撞,不過最後之所以能夠寫出專業的文章,毫無疑問都是多虧了公司。

其他還不只這些。
例如,如何與金錢相處。
如何和不投緣的同事和上司繼續來往。
如何在付出努力卻沒有成果、喪失自信的時候,找出方向。
如何面對不合理的人事異動。
如何處理自己無法接受的命令……

所謂公司,就像不斷發動攻勢一般,確確實實地反覆拿出糖果與鞭子,操控所有員工。這段波狀攻擊,全是學生時期不可能體驗的內容,既現實又殘酷。只要稍微疏忽大意,馬上就會被那份殘酷吞噬,讓人生徹底完蛋的事物之多,多到快要滿出來;然而一旦成為公司員工,不論任何人都必須面對這一切。

簡直就像是電影裡的成長故事一樣。
主角為了實現某個目的,和同伴一起踏上「旅程」。一邊跨越各種試煉,例如敵人的攻擊和同伴的背叛,一邊持續前進。到最後,主角可能成功達成目的,也可能沒有達成,然而實際上,最重要的並不是最後這部分。

當主角結束這段嚴苛的旅程時,確實已經變成了不同於出發時的另一個人。即使沒有達成一開始的目的,也一定獲得了其他更重要的事物。《星際大戰》的天行者路克,還有《站在我這邊》的Gordie,大家都是這樣的。當時仍天真爛漫的年少光輝已經消失,內心懷抱著種種苦澀與矛盾,但這樣就是不幸嗎?絕非如此。

踏上旅程,才能讓人真正長大成人。所謂長大成人,就是要學會吞下所有痛苦與悲傷的事物,得到不斷向前邁進的力量。

只要在公司工作,任何人都能親身體驗電影主角的心路歷程。
不覺得公司真的太棒了嗎?

然後真正重要的,應該是「結束旅程」這件事吧。旅程總有一天會結束,從旅程之中畢業的日子一定會到來,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忘。
否則,人就會開始依賴旅程,尤其是在旅程相當舒適的時候,更要特別小心。

如果是睡在睡袋或帳篷裡的旅程就不必擔心,但是如果每個地點都備有舒適的旅館時,你就會忘記自己正在旅行,也不再需要面對困境,持續這段散漫的旅程漸漸變成了最終目的,開始不斷抱怨東西難吃或服務人員的態度不好,旅程變得越來越無趣。

到最後,就會連總有一天一定會發生的「再也沒有人幫忙預約飯店」的狀況都無法處理,忘了自己長年以來的幸運,只會不斷地埋怨走投無路的自己到底有多麼的不幸。這就是和成長故事完全相反的另一個世界。

沒錯。公司是進行修行的地方,不是用來依賴的。
只要知道這一點,世界上就不會再有比公司更棒的地方。等到修行結束時,你就可以辦到隨時辭職離開公司。就結果來說,不管有沒有真的離職,其實都無所謂。但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絕對不能忘,那就是「打造出一個將來能夠從公司畢業的自己」。

今年春天,五十一歲無職者的心裡正想著這些事情。

離職後的自由-立體書封

【書名:離職後的自由:無負累、更自在的人生下半場,就從燙了爆炸頭開始!】

【作者簡介:稲垣 えみ子(稻垣惠美子)】

1965年生,愛知縣人,畢業於一橋大學社會學部,而後進入朝日新聞。
經歷為大阪本部社會部、週刊朝日編輯部、社論委員、編輯委員。2016年1月離開朝日新
聞。

在朝日新聞與橋下徹對立事件時,成為大阪朝日新聞本部的負責人,並將對立過程的始
末連載於專欄〈Journalism〉,並在朝日新聞因兩大醜聞而形象受損時,協助朝日新聞重
整。這段期間,她的專欄迅速累積人氣,甚至還上了電視,同時也因為一頭爆炸頭而引
起許多觀眾的注意。

著有《我想知道死法》(PARCO出版、1995年)、《從震災的早晨開始》(朝日新聞出版
、1999年)、《爆炸頭記者寫的新聞、因為離職才能寫的新聞》(朝日新聞出版、2016年
)、《離職後的自由》(東洋經濟新報社、2016年)、《寂寞的生活》(東洋經濟新報社
、2017年)。

(文章由三采文化提供 )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