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真孤獨」和自己對話,一個人吃飯、喝酒,都不用丟臉】 | 生活減壓 | 女人幫小編

pixta_23460923

瞭解「真孤獨」
發現「我很討厭那傢伙」的旅程

什麼是「真孤獨」?
真正的「一個人」,就是說話的對象只有自己。

即使一個人在家,如果和別人互傳訊息,或是在網路聊天室跟別人聊得不亦樂乎,就不是「真孤獨」。你是在為了填補自己的孤獨,而和別人天南地北聊天亂哈啦。

「真孤獨」是和自己對話。
我從十幾歲的時候開始,就經常一個人去旅行。從十幾歲到二十五歲期間,獨自走遍了日本各地,之後開始出國旅行,去了美國,也去過歐洲。

一個人的旅行很孤單寂寞。
曾經有過一個人旅行經驗的人都瞭解,即使剛踏上旅程時興奮不已,過了一個星期之後,就會愈來愈寂寞。

於是,就很想和別人好好聊一聊。
也差不多在過了一個星期的時候,會經常自言自語。

如果在日本,晚上可以看電視撐過孤獨,但既然出門旅行,獨自看平時每天看的節目,會覺得失去了旅行的意義。到國外旅行時,這種感覺更明顯。即使盯著電視,看著語言不通的當地節目,也無法消除孤獨。

我在去沖繩更前端的南方島嶼時,第一次體會到這種震撼。
雖然是國內,但因為住在廉價民宿,所以房間內沒有電視。
由於是很小的島嶼,我去了主要觀光景點,也租了腳踏車,該做的事都做完了。
結果,每天閒著沒事可做。

每天看著大海發呆之後,突然覺得「我討厭那份工作」。這個想法突如其來地闖入腦海。
當時,我不由自主地思考該如何做那份工作。

沒想到突然發現「其實我很討厭那份工作」。

在此之前,我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件事,「討厭」的想法就像潛水艇一樣,從無意識的領域突然浮現在海面上。

我對自己的想法感到驚訝。
接著,「其實我很討厭那傢伙」的想法也浮現在腦海,然後再度對自己的想法感到驚訝。
因為在此之前,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和那個人一起工作。
我對自己的真心感到驚訝。

每天腦袋空空地看著藍天白雲,隨手翻閱著帶來的書,過了一陣子之後,會突然瞭解「自己想要做怎樣的工作」、「自己討厭誰」。
這種經驗太震撼了。

在南方島嶼時,最初的幾天並沒有真正放鬆,我在走訪觀光景點時,腦袋裡仍然想著手上的工作。

當身心真正放鬆時,「對我而言,工作是什麼?」這種本質上的思考,就從意識深處浮現了。

那是我來到南方島嶼的第八天。

一個人放鬆
當時,我確信一件事:「如果我和別人一起來,一定無法發現這點。」
如果和情人或朋友一起來,每天都會和對方聊天,也會思考,但注意力放在彼此的對話上,便無法深入思考自己的事。

我雖然對自己的想法感到驚訝,但其實無意識地一直在思考這些事。因為缺乏電視、朋友、情人等外在的刺激,所以就不知不覺,一直思考自己的事。
正因為我孤單一人,所以才能夠和自己最深層的部分對話。

那一刻,我體會了「真孤獨」。

幸運的是,那次南方島嶼的孤獨並不是悲哀的孤獨。
一個人去南方島嶼並不稀奇。

如果一個人去溫泉區的日本旅館,或許會被懷疑:「是不是跑來自殺?」但一個人跑來南方島嶼度假,即使是女生,也不會引起側目。
所以,我並沒有產生「一個人很悲哀」的感覺,也沒有受到「偽孤獨」的影響。

如果在到處都是成雙成對情侶的度假飯店餐廳用餐,或許會產生另一種「一個人很悲哀」的感覺,但沖繩的小島上,有不少平價食堂。在當地人用餐的地方吃飯,根本不需要裝腔作勢。

在島上的食堂吃著物美價廉的沖繩料理,邊吃邊不停擦汗,真是超放鬆的經驗。
即使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喝酒,也完全不會覺得「一個人很丟臉」,或是「一個人很沒面子」。正因為這樣,所以才能直接面對「一個人」的狀態。

【練習課的重點】
  • 「真孤獨」是和自己深入對話。
  • 放鬆身心,就會發現「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v150

【書名:孤獨與不安:「一個人也沒關係」的練習課】

【作者簡介:鴻上尚史】

1958年出生於日本愛嬡縣,畢業於早稻田大學法學院。求學期間,創立了「第三舞台」劇團,擔任眾多舞台劇作品的創作和導演工作。

1987年,獲得紀伊國屋演劇團體獎。1995年,獲得第39屆岸田國士戲曲獎。2009年,獲得讀賣文學獎戲曲獎。

目前以演劇坊「KOKAMI@network」,與年輕演員在2007年共同成立的「虛構的劇團」為中心,從事戲劇活動。

著有《發聲和身體的練習課》、《「空氣」與「世俗」》、《棒球手套森林》、《唐吉訶德的耳環》系列和《八月的狗吠兩次》等作品(以上均由日文書名直譯)。


(文章由寶瓶文化提供 )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