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恨她,婚後三年他緋聞滿天飛。當心愛的女人重新出現,她瀟灑轉身的時候,他不惜狠心剪斷她的羽翼 | 故事小說 | 追讀

第2章:你算什麼東西

就在林淺淺的手即將落下,一隻手牢牢攥住了她的手腕,很用力,好似恨不能可以將她的手腕折斷。

林淺淺皺眉回望,正好對上陸宸那張冷峻的臉。

歐黛一臉委屈,眸光瑩瑩的撲到了陸宸的懷中,“阿宸,嚇死我了,我不是故意去招惹林淺淺的,意外碰到,她竟然……”

林淺淺啞然,這戲演得還真是……不去當影后都可惜了。

陸宸原本如同寒潭深淵的一雙眼眸在落到歐黛哭的梨花帶雨的臉上時,目光溫柔似水,“乖,有我在。”

林淺淺的心在撕扯著,激盪著,好像隨時都可能會窒息。

歐黛看著林淺淺,嘴角不可自查的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陸宸一把甩開林淺淺的手,語氣冰冷如刃,“你下回如果還是這樣蠻橫,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林淺淺被大力一甩,腳步向後踉蹌了數步,後背正好撞在吹乾機上,傳來一陣鈍痛。

她顰眉,生生忍下這痛意,擡眸,笑望著陸宸。

又是這種笑……

陸宸的眉頭一攏。

“陸總的眼睛瞎了,沒有想到心也瞎了。”她冷諷的笑容弧度越發深邃,“我是不會跟賤人一般見識的。”

最後這句話,她說的很大聲,充滿了嘲諷。

三年,他羞辱了她三年,該結束了!

陸宸眯了下眼睛,周身散發出危險逼人的氣息,甚至連他懷中的歐黛都止不住顫抖了兩下。

林淺淺深吸了口氣,毫不畏懼的迎上陸宸陰冷的目光,淡笑著,一步步向他走近。

陸宸薄脣緊抿成刃,就那麼看著她。

林淺淺終於走到了這對賤人的面前,她勾了一下脣,幾乎用盡全身所有力氣甩了歐黛一巴掌。

火辣辣的痛意襲來,歐黛看了眼鏡子,頓時雙眸瞪圓,這麼長的一道劃痕,明天還要拍廣告!

“林淺淺,你!”她恨恨的瞪著林淺淺,繼而看向陸宸,雙肩聳動,哭的更是厲害,“阿宸,我的臉會不會毀容啊!”

陸宸沒有安撫歐黛,只是目光牢牢鎖住林淺淺的眼睛,歐黛有些訕訕。

林淺淺臉色如常,“陸總,我打了你的女人,你肯定是不會放過我,我已經想好了,我們離婚吧。”

歐黛眉間湧上一股狂喜,如果他們離婚,那麼她應該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當陸家少夫人了吧?

林淺淺看著激動不已的歐黛,心裡無聲一笑,陸宸的心裡只有一個真愛,歐黛也太不自量力了。

陸宸眼睛一眯,一把抓住林淺淺的手腕,拖著她走出洗手間,完全不管她能否跟上。

歐黛愣了下,腳步匆匆的想要追上去,陸宸冷眸掃過她。

歐黛一臉驚恐,真的就不敢再追上來半步。

手腕處火辣辣的,林淺淺試圖甩開那隻如同鉗子般的手,可她越是掙脫,他越是用力。

“陸宸,你要帶我去哪兒?”

陸宸一言不發,按了電梯將她推了進去。

林淺淺感覺到了從陸宸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冷意,冷得教人發顫,但她依舊鎮定,面帶微笑。

突然,下頜傳來劇痛,頭硬生生的被他擡起,她被迫擡頭與他對視。

“林淺淺,你算什麼東西?”

聲音冰冷,陰鷙的目光似匕首般狠狠刺入她的心口!

林淺淺笑,那笑很淡然,三年中,陸宸最討厭她的笑容,無論怎麼羞辱她,她都是一副無所謂的淡笑。

“陸總,我很有自知之明,所以我才會提出……”

“閉嘴!”林淺淺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他怒聲喝住。

此刻,她臉色漲紅,感覺下頜好像已經被捏碎。

“林淺淺,就算離婚,那也必須由我來提,我不提,你就乖乖給我受著!”

他鬆開了手,嘴角帶笑,俊美如斯,然而,說出口的話,冰冷的如同一根根針。

林淺淺訥訥的看著他。

“林淺淺,你聽沒聽懂?回答我!”他的雙手牢牢握住她的肩,冷冷的問。

“我不想。”

她微笑著,語氣篤定,十幾年,愛的太過卑微,卻沒有換來他絲絲縷縷的溫暖,她也是人,真的受夠了。

陸宸額角的青筋突跳了幾下,怒極反笑,“你不想,可你必須受著!”

“叮——”電梯到了B1層,陸宸拽著她的手將她塞到了自己的那輛路虎裡。

林淺淺心慌不已,如果是在外面,她可以挺直脊背不輸氣勢的與他對視,可是……

陸宸突然看到她那眼底的慌色,嘴角輕挑了一下,糟糕的壞心情稍稍散去些許。

林淺淺極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今天是陸氏的三十年週年慶,你是陸氏的總裁,不可以提前離席,那會讓人覺得陸氏……”

陸宸原本舒展開的眉再度擰緊,猛踩油門,然後又急踩剎車,林淺淺沒有系安全帶,頭磕在中控臺上,灼痛襲來。

她揉著額角,“陸……”

“繫上安全帶,閉上嘴巴!”陸宸斜睨了她一眼,這一眼如同數九寒冬,林淺淺還沒有傻到搭上自己的命,在他大力踩上油門的時候,扯過安全帶繫好。

車速很快,林淺淺很想出聲提醒他一下,可是想想,他會不會又誤會她在沒事獻殷勤?

1 2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