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就是自在的和自己相處! | 美麗人生 | Aki

AKI-0705.jpg

 

在社福機構當志工已經有好長一陣子,在這個環境裡,當你成為一位「傾聽者」、當有人拿著他千瘡百孔的人生來向你求救時,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信任,是一種超越親情的情感連結。也許我們這些「傾聽者」無法給他太多實質上的幫忙與協助,但在他遭逢生命低潮時,有個人願意傾聽他的難處、安撫他心裡的傷痛,於求救的那個人而言,都有如一塊救命的浮木,哪怕這個人只是個陌生人,非親非故。

 

前陣子聽到一個故事,讓我想起身邊的一位朋友,在她曾經青春期的那三年高中生活,都在「想死」跟「憂鬱」的情緒中度過…後來的她,花了很長的時間才走出那些「想死」的念頭及負面情緒。雖然現在聽她提起那些過去,她總是笑得雲淡風輕,但只有聽過那些故事的我們才知道,她當初說的那句『死對我來說,根本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是多麼沉痛的「想放下」,而不是拿來討拍要糖吃的情緒。

 

生活在眼下這種高壓環境中的我們,面對工作、親人、愛人及許多來自外在的種種壓力情緒,能夠讓心情維持在常人眼中的標準值已經很不容易;在我們又面臨情緒低潮時,有哪些方法可以緩解當下的心情,讓當下的「過不去」可以慢慢過去?

 

「很多時候,我們會有難過、甚至憂鬱的情緒,大多是來自當別人眼中的自己,和自我感知的自己有段差距時,所產生的自我懷疑。」

 

就拿我這位朋友來說,因為小時候活在父親長期對母親家暴的陰影下,讓青春期的她,不願意跟同學來往、拒絕別人的善意靠近,一直到大學畢業出社會,她才靠著信仰來覺察自己情緒的缺口、慢慢找回自己過往那個走失的自己。後來她才理解,青春期讓人不敢靠近,也無法靠近的她,是來自於原生家庭帶給她的童年陰影。

 

她曾說,她永遠忘不了,有位長輩在聽完她的故事後對她說:「辛苦妳了!在這麼小的年紀就承受了那麼重的人生…」

 

AKI-0706.jpg

 

「開始懂了,快樂是選擇。」

 

這句話,讓她開始願意與自己幼時的那個她和解;她也才願意開始相信自己值得幸福、值得被疼愛,朋友之間,也才漸漸能聊起青春時期的自己。 如果你曾經和她一樣,受過一些惡意的傷、心裡有些令人痛苦的過往,請試著告訴自己,「你已經很好了!」

 

雖然人生很難盡如人意,但我們可以學著對自己好一點;別一直拿著過往的傷痛懲罰自己,很多時候,在傷口一再灑鹽的,不是別人,是我們自己。

 

放不下就不要強迫自己放下,尊重自己有難過的心情、累了的情緒。她曾經不只一次把「死了就一了百了」掛嘴邊,但現在的她,重新找到生活重心,也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與意義。誰說一定要反攻大陸、登陸月球才算偉大,你的人生,一個笑容都價值連城…

 

「幸福,就是自在的和自己相處。」

 

AKI-0703.jpg

 

現在的她,在去年走入婚姻,也替自己找了位喵主子《鈴噹》;現在時不時都可以看到她在社群媒體上曬她那喵主子的所有「日常」。她一會幫主子換新的貓抓屋、一會幫牠買了一堆可以陪牠解悶的新玩具,完全滿足在一個「血統純正的貓奴」的世界裡。

 

『那她還會有心情低落的時候嗎?』當然還是會的。

 

但現在的她,已經懂得如何去排解她生活中的灰色情緒,也漸漸學會如何用不同面向與視角去看待所面臨的人生難題。生活中,有些人有些事,就是帶著莫非定律來給你考驗的;只要人生大於零,就什麼都有可能。

 

想把人生過得像ㄆㄨㄣ一天到晚吸引爛人,還是要把人生過得像米其林三星,你自己決定。

 

-本文參自:

《笑著笑著就哭了》,郡俏哲理著

《貓宅設計全書2》,東販編輯部著 -東販出版邀稿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