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微笑,但不一定快樂:這些勵志格言,並不是安慰 | 生活哲學 | Jin

我微笑 但不一定快樂

我們不能只做別人的酒肉朋友。對朋友,除了挽著手尋歡作樂,也要懂得察言觀色,提前關注與協助需要幫助的對象。


陪伴憂鬱症病患最好的方法就是「陪」與「伴」。


陪,用的是耳朵,專注聽他專注的事物。
伴,用的是同理心的伴同,如果他想的說的做的路數太偏差,就小角度的一寸一寸把他拉回來。總之,不要失之用力。


鼓勵憂鬱症患者最怕大量運用勵志格言,勵志格言對他們(也是我們),是一句讓人「立刻致死的格言」。患者內心常有很多無法肯定的矛盾,但卻非常確定他們有最厭惡的肯定句,諸如:

❶「加油再加油!」


陪伴者常常很委屈:「我花這麼多時間在旁邊做他的啦啦隊,我一直不厭其煩地鼓勵他加油,他總是聽不進去,我陪他這麼久完全沒有意義。」

很多人鼓勵鼓勵著,就跟對方翻臉成仇。結果是有病的沒好,沒病的也一肚子惱。沒錯,所有意義被「加油」兩個字澆出火了。

憂鬱症患者不是運動選手。運動選手有自己天賦具備的爆發力,當他累的時候,一個眼神,一個手勢,一個呼喊,就可以激勵他突破自己的底線,因為他身體維持著活火山的能量。

憂鬱症患者本身最大敵人就是沒有動力,內外都熄火了,他甚至連植物都不如,植物會獨自豎立,他完全像爬藤,不但找不到攀附的支撐,而且整個生命體都像在停機、關機、當機狀態,他不是沒有努力,可是他對自己就是無能為力。

加油這兩個字說得太簡單、涵義太簡單,簡單到像是冰冷的外交辭令,沒有鼓勵價值。

我是一部車,你也是一部車,五臟六腑就是油箱,你有油,我也有油,但是我拋錨了,而且一時沒辦法找到關鍵解決的方法,如果只是不斷加油,就是溢油讓車
子爆炸。

每個人看到患者都說加油,對患者而言,這往往是沒有情感的應酬話,不聽不怪罪,聽了嫌討厭。鼓勵患者也要「因材施教」,真的有心,鼓勵話就要說得有點心情與感情。


❷「想開一點吧!」


對憂鬱症患者說:「想開一點。」真的是滔天大罪的攻擊性形容,足夠讓他覺得你夠可恨。

他不是因為想不開而入鬱,他是因為入鬱才一臉想不開的樣子,甚至,他根本無警覺地已切斷思考判斷的念頭。

你以為他是哲人放空?不,他是空白犯傻,記憶相對減弱。

憂鬱症是負面思維與負面行為較多的模式,但這不是他的個人「選擇」,而是他沒有能力修正的「受制」。

一個討厭的人或事讓我不舒坦時,狀況好時我會在心裡大笑:「有這麼嚴重嗎?」相對的,當情緒不好時,我會在心中冷哼,盡快當他不存在。

可是遇到嚴重的障礙等級時,我就會念頭快速一百八十轉:「幹嘛這樣?」、「欺負人嗎?」、「你以為我不敢發作?」、「是哪一次事件讓他不滿意要整我了?」芝麻小事,轉眼讓你墜入漩渦黑洞。

歷經極好與極壞的日子,我非常能分辨:有些事的失分,是因為做了錯誤的選擇;有些事的失分,則是因為行為選擇了你。


❸「是你跟自己過不去。」


大量指導患者該如何如何,說多了,實在像指責患者是在跟自己過不去才會受困現狀,讓患者的挫折感更強。幫他開題,讓他腦袋靈活起來,最棒就是他能用申論題作答,這同時是他了解自己問題的方式之一。

對於不擅表達的患者,給他出選擇題,而且差異性盡量大一點,不要幫患者找答案,當他願意思考,他就有機會點燃能量。有些功課必須靠他自己繳作業,有些作業也要不斷溫故知新


❹「說出來就好了!」


半強迫誘導患者說話,以為患者說話就是最好的情緒宣洩,那真的只是你以為,你哪知患者很可能正蹲在情緒障礙閘欄裡,並沒有辦法集中注意力「交談」。

陪伴者要伺機而言。憂鬱者既然形同植物,一個姿勢可以靜止很長時間,相形之下,拉起他就是活化他,但是不要催得太急,他沒有力氣坐起來、站起來、走起來、動起來,你催得急他就乾脆不耐的放棄。

他不是你的運動員,你不是他的專任教練,你是陪跑員,能跑下去的基礎在於「你讓他願意」、「你讓他可以」,速度路線由他決定,如果他決定不了,你可以帶領,但這終究不是牽牛到溪邊喝水,如果你沒照顧好,到了溪邊牠還是不肯低頭喝水的。

笑匠也會演悲劇,你不觀察他內心的障礙,你就很難成為一個好的陪伴者,你的陪伴甚至是壓力。


❺「你瘋了嗎?」


當你指出他胡思亂想很沒有意義的時候,小心,他正在面對自己是不是瘋了的疑慮,你別闖禍了!

厲言是有勵志作用的,因為激發鬥志真的能產生童話般的神奇力量。但是陷入憂鬱症的人通常沒有競爭或致勝的意圖,請不要訓練他強大,不要用激將方式當作推動力,只要給他溫和的認同,讓他隨著心裡的吊橋擺動,或逐漸平穩吊橋擺動的弧度。

因為走在橋上要過橋的,終究是他。


❻「人在福中不知福。」


這句讚美很像打耳光,因為你把他的痛當成包裝漂亮的糖果。
他如果感受得到「福」,怎會鬱卒呢?
如果有福是實,鬱卒也是實,那很可能就是腦裡、心理、生理的內分泌失調。

我微笑 但不一定快樂3

當他需要調節傳導神經的螺絲鬆緊度時,就需要藥石配方的支撐,如果重複強調「這裡沒有問題」、「一切都是好的」,會讓他誤會自己被當成無病呻吟的矯情者,他並不會因此而得到正面的拉力。

你要告訴他的是:「確實有點問題,但在醫療範圍內是可改善的。」


我微笑 但不一定快樂2
《我微笑,但不一定快樂》
《作者簡介:高愛倫》
(資料由聯經出版提供)


 
女人幫專屬私密社團 - 審查制
Facebook Group · Member Only
 Join Group 
 

我要留言